「或許沒有那個預言,就不會有這麼多悲傷了吧……」

「嗯?」水曦疑惑地看著夜。

「這是有關我母親的故事,之前我有大略提到過……」





「在世界崩壞的八百年後,天空的第一道光芒,天神的使者將賜與清晨微光深不可測的力量。」坐在豪華絨布椅上的老人喃喃自語著。

一男一女跪立在老人的面前,一動也不動,臉色表情相當凝重。

「華斯呀……告訴我……為什麼?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原本有些癡傻的老人,神情一轉,銳利的眼神緊緊盯住眼前的男子,無形中散發出尊者的迫人氣勢。

「我愛她。」男子抬起頭,與老人平視。

「愛?你說愛?你並不知道米亞娜懷孕了吧?」

「米亞娜?」男子愣怔了一下。「不,我不知道,我們在一起已經幾百年了,她……現在懷孕?」

「她懷了你的孩子,而你卻跟這來叫做夜馨女子在一起?」

女子聽到老人說的話後,彷彿被抽乾血液般,臉色慘白。原本直挺挺地跪著,現在竟然有些搖晃。

她根本就不知道原來男子已經有伴侶了!

「我……」男子囁嚅著,說不出話來。

「哼,光是夜馨這名字我就絕對反對到底了,更何況現在米亞娜懷了你的孩子。」

「夜馨也是!」男子脫口而出。

「什麼?」老人更加憤怒,甚至扭曲了面孔:「你的意思是,這女人也懷了你的孩子?」

「是……」見到老人如此生氣,他低下了頭,連看都不敢看向夜馨。

「真是氣死我了!」老人橫眉豎目,瞪著他們兩人許久。「好吧,那女人可以生下孩子,但必須給米亞娜撫養。」

「為什麼?」女子原本蒼白的美麗臉蛋,因老人這句話而激動的浮上血色:「我的孩子為什麼要交給別人撫養?」

「因為妳的名字。」老人冷漠地撇了她一眼。「我可不想讓妳這帶有不祥字辭的女人撫養我們家族的孩子,而且還是個未覺醒成守護者的人類。」

不……不祥字辭?她當然知道關於羅羅薩米隆家族的預言,也知道他們會刻意往朝向光亮的字為孩子命名,但……她是孩子的母親呀!她的名字裡,只是有著一個與光明相反的字……夜……

「我……我是孩子的母親,這跟預言沒有關係!」見身旁的男人並未替她反駁,她只好獨自向老人提出異議。

「哼……勸妳別反抗,如果妳真的想要平安生下孩子。」




「在那一天,我的母親同時受到兩個打擊。一個是父親早已有其他伴侶,二是孩子被威脅要交由他人撫養。」雖然夜淡淡帶過,但坐在他身旁的水曦卻感覺得到他壓抑的緊繃。

「都過去了。」她像在安慰難過的小孩般,輕輕揉了下他的頭。

「嗯。」他用左手將她的手交扣住,拉向他的懷裡。「那……我可以索取一個吻當作安慰嗎?」

「什麼?」水曦錯愕地看著他,分不出他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開玩笑的。」他很認真的說。

她瞪了她兩秒後,迅速抽回自己的手敲了他的頭一下。

「疼!」他撫著自己的頭:「好、好,不玩了,名字的事我才說到一半,等等被妳敲到忘光了,可就不好了。」

「嗯?」她白了他一眼。

夜輕笑一聲,繼續說:「後來我的母親生下我後,幫我取了個名字,就被迫交給米亞娜照顧了。」他眼神晦暗了一下:「而米亞娜,嗯,我都直接叫她米亞娜,她連恨我都來不及了,更別提說要照顧我這件事。所以真正在照顧我的,其實還是我的親生母親。她沒有名份,但為了我,她犧牲所有的東西,就是為了要看我、照顧我。」

「你的母親是一位好母親。」水曦輕擰眉頭,心頭感到微微酸疼。

「晨夜,夜是夜色的夜;晨燁,只是字換了。而我,只想用夜這個名字。」為了他的母親,他已過世的母親。「所以我難以接受我的家族、我的父親與米亞娜。在這世上,只有晨祐亞這個和我有一半血緣關係的弟弟才是我真正的家人。」

「嗯……你還好嗎?」水曦側著頭看他說話,擔心講這些過去的事,會讓他更加難受。

「沒事的,如同妳說的,真的都過去了。」他笑笑的揉了下她的頭顱。「我們該在意的是未來。另外,除了前期的團員外,其他團員幾乎不知道我的本名。菲伊娜是前期的團員,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她有時候會叫我本名。」

「還有……妳知道為什麼妳新進軍團那天,我跟妳介紹我自己時,要用晨燁那個真名嗎?」他突然轉移話題,將場景帶到她第一次到軍團招待所報到的那天。

「不知道。」她搖搖頭。

「因為……你們家族也有個預言:在世界崩壞的八百年後,水將矇矓,火將熾熱。水朦朧包容火熾熱,因此而得到力量。」

「所以呢?」她還是不大懂夜想表達出的意思。

「妳想想,我們名字之間的關聯。」夜直接把問題拋給她思考。

關聯?預言?她知道他們的名字都是因為預言而起的名字,除此之外,還有些什麼嗎?

「慢慢想吧!等哪天妳想到答案了,再來跟我說。」夜站起身子,伸伸懶腰。

「有答案嗎?」水曦狐疑地問。

「當然有囉,等妳想到的那一天。不就是有答案了嗎?」他痞痞地回了她這句。

「哼。」她輕哼一聲,明白他不想告訴她答案是什麼。「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

「哈哈,挑戰。」夜被她可愛的回應給逗笑了。

「哼。」她又再度輕哼一聲,心中卻慶幸著深黯的夜色可以遮掩住她臉上的紅潮。真不敢相信,像剛剛那麼不服輸、又帶點幼稚的話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你今天找我出來就是為了名字這件事嗎?」

她突然想起今天她是來應約的,但夜到底是為何而約她,她並不清楚。

「今天呀……當然不是,不過也算是達到目的了。」

「什麼目的?」

「和妳談情說愛呀。」他很認真的說出這句話。

什麼呀……

她再次慶幸他們是在夜晚談話。





==================================
許久未有的題外話~~
這段有關名字的事,其實想交代已經想很久了
但是太難寫了.....Orz
這篇也是寫得很不順手,在母親那段也是淺淺的交代過去而已Q^Q
應該會再修文,如果有哪看不懂、寫得太含糊的,請說喔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這兩個人跟另一對差真多啊= =
    我了解未甚麼刺激不起來了
    如果是在白天聊的話夜看到水曦臉紅不知道會有甚麼反應=ˇ=
  • 白天看到....
    夜:「妳發燒了嗎?」
    水曦:(歐飛)

    渺葉 於 2010/07/28 09:29 回覆

  • Penny
  • 果然白開水才適合這兩位哪=ˇ=
    淡淡的感覺不錯啊 浪漫♥

    談情說愛勒xD
  • 謝謝Penny覺得不錯Q.Q
    (~開心~)

    渺葉 於 2010/07/28 20:25 回覆

  • Pisces
  • 淡淡的很浪漫呀xD
    快出xD 我等不急要看下一張了xD"
    快出第40集吧~((撲 ((炸
  • XDDDD
    感謝Q^Q
    不過下一章他們就要去深淵了(茶)

    渺葉 於 2010/07/29 09:12 回覆

  • yukizypher
  • 一口氣從十三章看到三十九章還真有味道XD
    特別是看到開始白熱化的感情……
    「你是我的女人」那句實在太棒了!!
    說到深淵到現在的理解還停留在「是一個危險的空間」的定義
    很有趣裡面有什麼讓人歸不得--我想起百慕達

    感情線上,我常暗喜渺渺寫的都是一對一的、忠誠的愛情--當然夜的那個混蛋老爸除外!
    清晰、純潔的愛萬歲!!!
    因為……你愛我、我愛他的情節總會使我跟得昏頭XD""
  • 小零的第六篇 (OˇO)/
    三十九....真的不知不覺寫了那麼多章,不過比起他人也不算多囧
    「妳是我的女人」(羞).....當時的情緒寫著寫著就這麼迸出了一句讓人害羞的話
    關於深淵,有玩遊戲的玩家可能會覺得沒什麼
    不過在小說裡,它的設定是未知的另一個空間,所以就很神秘的讓故事去帶出它的祕密拉XDDD
    零的感想真的讓我感到歡欣Q_Q
    總覺得想表達的真的有表達出來

    (飛撲~~~抱)

    渺葉 於 2010/08/02 10:03 回覆

  • 美狄亞
  • 哪有39? 包括序有40了好嗎?
    有沒考慮要出書阿?書名就叫永恆紀元小說集,一定大賣~~
  • 耶....算來是真的40了(驚
    應該還不到可以出書的程度啦囧
    謝謝美狄亞的話,超感動的Q_Q

    渺葉 於 2010/08/03 1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