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嗯……」雕刻精細的門扉後,傳來女人讓人臉紅心跳的喘息與低吟。

「咦?你……你要做什麼?」女人的聲音裡,除了原有喘息外多了點訝異的驚慌。

「不!……嗚……你……你不可以這樣!」她從驚慌轉成了驚恐。「滾開……你快滾開拉!別……別壓……壓在我身上……」

「乖一點……不然會更痛。」男子鼻息略為不穩地說出冷靜的語句。

「才……才不要!嗚……痛……好痛耶!」似乎難以忍受痛楚,女子大聲地嚷嚷著,完全不理會男子所說的話。

「就叫妳別亂動了。」男子冷淡地回應,並未因女子的疼痛唉叫而心軟。

「你……你這渾蛋!放開我!」

「看來也要讓妳的嘴巴閉上……」

「你!你……嗚……嗚!」女子的嘴像是被堵住,只能發出悶悶的嗚聲……





「呼,好了。」克路爾德用手臂抹了下額頭的汗水,滿意地看著自己的結果──躺在床上,被綑綁成小肉粽的梅露卡,像條小蝦子不斷扭動身子掙扎。唯一能自由活動的兩顆眼珠子,正恨恨地怒瞪著他。

「嗚!嗚!嗚!」她超不甘心的,但也只能不斷從被布條綁住的嘴裡發出無意義的憤怒聲。

「還沒受訓練就想打敗我嗎?」克路爾德噙著戲虐的笑容,故意將臉靠近梅露卡的臉龐:「這是妳第二次輸我囉!」

他好整以暇地看著怒氣騰騰的梅露卡。要不是怕她打輸又想再撲上來打一次,他也不會動手將她的手腕、腳踝綁住,至於她的嘴巴……怕她出口成「髒」,所以就先下手為強啦……不過像她現在這樣毫無抵抗能力,無助地只能用美麗的雙眸怒瞪他的樣子,讓他心中升起一種怪異的感覺,忍不住再回想到剛剛的情景……

明知會打輸他,梅露卡還是在每次敗陣下來後死不認輸,不斷使用偷襲的招數來襲擊以為兩人已經休兵的他。雖然梅露卡並未得逞,但卻惹怒了他,為了制止她這不認輸的行為,他只好選擇把她給綑綁住,可是……他知道這一點小痛不會讓梅露卡真的受傷,而且也不至於會哀叫的這麼誇張……但心裡雖然明白,他還是忍不住心軟,甚至有種心疼的怪異感……

等等……心疼?

他愣了愣。

是嗎?這種怪異的心情,就叫做心疼?

還來不及深入去想,額頭的一陣爆疼頓時打斷了他所有的思緒。「痛!」他吃疼地撫著額頭。

「妳以為妳的頭很硬嗎?竟然用頭撞我。」他皺起眉頭,瞪著眼前的罪魁禍首,但梅露卡眼眶泛著的濕潤淚水讓他呆愕了一下。

「怎麼了?很痛嗎?」心頭擁上一陣又一陣的酸痛,像被針一針又一針的刺入。他開始後悔將她綑綁成這副模樣了,他怎麼會認為她不會難受呢?

「我幫妳鬆開就是,別哭。」他趕緊將她嘴上的布條取下,就在解開的這一瞬間,他頓了一頓,緩緩看向自己的手……

──又被一隻小野貓咬住了!

「哼,誰叫你要這樣對我。」梅露卡鬆開嘴,一臉挑釁地對他說。

克路爾德嘆了一口。「就知道妳是裝哭的。」沒再說些什麼,他繼續幫她鬆綁。

「哼。」梅露卡輕哼一聲。雖然剛剛被綁的時候確實是裝的,但打死她都不會承認自己拿自己的頭去撞克路爾德的頭那下,痛到她想翻到床下翻滾!

「好了。」他將梅露卡鬆綁完後,坐在床沿上看著她。「還好嗎?」

「當然不好。」她沒好氣的撇了撇嘴。因為剛剛死命掙扎的緣故,把體力耗去了大半,就算現在克路爾德已經鬆綁了,她還是懶懶的一動都不想動。

他居高臨下地審視著她的模樣。

側躺的姿勢,像誘惑著人前往探撫般,讓她女性柔媚的身段展現出無比的魅力;因激動而紅艷的小臉,紅撲撲的像蘋果,讓人想咬一小口;長長的睫毛,慵懶的扇呀扇著靈波潾潾的眼眸,讓他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而不自知,忍不住緩緩俯低身子,越來越靠近她。

「你要做什麼?」梅露卡雖然察覺到他怪異的動作,但腦筋還沒意會過來。

克路爾德凝視著她輕啟的朱唇,終於慾望戰勝理智,將自己的唇瓣貼在梅露卡柔軟的粉唇上,輕輕廝摩著,吸吮她的唇瓣。

「嗚……」梅露卡錯愕地瞪大眼睛,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有點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她發出這聲驚呼時,克路爾德也沒放過這個機會,舌頭強硬地探入她的口中,輕輕翻攪磨蹭著她的嫩舌。

「嗯……」一股怪異的燥熱擁上她的心頭,無助地看向他,卻發現他深遂的眼眸直盯著她看,讓她害羞的緊閉上眼,不敢再看他。

克路爾德的眼睛閃過一絲笑意,也跟著閉上眼,專心品嚐著她甜美的小嘴,不斷加深兩人之間的親密接觸。

喘息聲瀰漫在兩人的空間之中,帶起旖旎的曖昧色彩。

鼻息間的空氣與唇舌間的接觸,讓兩人不禁沉醉在這奧妙的滋味裡。

他的手輕輕地往下探,輕握住她高聳的胸部,卻惹得梅露卡驚呼出聲。

「你……你這王八蛋!」被碰觸的地方彷彿被火燙著,讓她渾身一顫,頓時清醒了過來,推拒著克路爾德更進一步的觸摸。

「別……別這樣!」她的氣息還未恢復,一句話裡還是帶著些微喘息。

克路爾德俊眼一瞇,將梅露卡掙扎的雙手高舉至頭頂,用單手束縛住她的雙手,間接加深了兩人身軀上的接觸。

「你……」她羞赧地扭動身子,想掙脫他的束縛,卻沒想到自己的這一連串動作,使得克路爾德更加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

他低吼一聲,又將滾燙的唇覆上她的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

「克路爾德,你在家嗎?」突然屋外響起熟悉的問話聲,頓時澆熄了他的大半慾望,喚醒了他幾乎被埋藏住的理智。

「該死!」他凝視著氣息同樣不穩的梅露卡,她的小臉上還殘留剛剛所被勾起的情慾,這讓他感到罪惡深重。

就算他聲稱他買下了她,但他真的沒有打算對她做這種事的……他怎麼會失去理智到這地步!

「克路爾德?喂,在不在家呀?」屋外的人,疑惑地又叫喚了一次。

「如果他不在家,你這樣喊幾百次他都不會回應的。」另一道含著笑意的聲音,吐槽著那個人。

「走……走開啦!」感覺到束縛住自己雙手的手掌力道減弱,梅露卡掙脫了他的手,用力將他推開。

砰!

克路爾德毫無防備地跌落在地板上,趴成了一個醜醜的姿勢。




=題外話========================
呼,終於寫完這篇了
第一次寫到臉紅心跳,口乾舌燥
明明兩個人就沒發生什麼呀...囧囧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enny
  • ((愣+呆
    痾啊痾啊雖然渺葉做的很好..
    可是越看會越害羞欸xD"" -////-*

    還是因為這樣所以梅露卡才在水曦和夜的文裡這麼討厭克露爾德勒xDD
    畢竟讓她留下這麼大一個..陰影(?)嗎xDD

    渺葉加油 等第8and第40哦 =))
  • 黑呀黑呀......囧
    我也寫得很害羞,怎麼會這樣呢Q^Q~

    後面還有一段故事,呵呵

    謝謝Penny的鼓勵!!

    渺葉 於 2010/08/06 23:45 回覆

  • 路人甲
  • ! ! ! ! ! ! !
    克路爾德~~~~
    我雖然說過:『你乾脆把他推到床上算了』
    但我沒想到你真的這麼做了! !
    真的是變態啊~~~~

    雖然我很想對班上的某某某這樣做...
    不過如果我真的做了我應該會羞愧到自殺吧= =

    『他低吼一聲,又將滾燙的唇覆上她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
    她的啥?? 偶粉想知道=ˇ= ((遭打
  • XDDDDDD
    克路爾德根本是衝動男(誤

    你.....請克制(拍

    為了你這段話,我只好把它寫清楚(汗)
    當然是唇,你想到哪去了(打

    渺葉 於 2010/08/06 23:46 回覆

  • 路人甲
  • 這個嘛 我想成了.......

    不能說啦>_<
  • 一ˇ一a
    (拍

    渺葉 於 2010/08/07 23:37 回覆

  • 看到臉紅心跳ㄉ果凍~~&gt;///&lt;
  • 哇哇~~~終於撲倒了!!克路爾德~~幹的好ㄚ>///<.....
    好久不見了~~來給你打氣ㄌ~~<嘿咻嘿咻.....打氣中~~>
    哈哈~~好...期待喔..渺晨...不可以偷懶喔~~加油~~~哈哈哈哈~~!!
  • 你的暱稱讓我笑了一下呢XD
    謝謝果凍的打氣^ˇ^
    真開心(轉圈)~~

    渺葉 於 2010/08/08 22:40 回覆

  • 笨蛋果凍~~
  • 抱歉抱歉~~給你打錯名子了~~= =""
    掌嘴~~啪!啪!啪!
    是渺葉拉~~~大人阿.....我錯ㄌ~~~
  • XDDD
    沒關係拉,不用掌嘴(驚
    乖乖(拍

    渺葉 於 2010/08/08 22:42 回覆

  • 藍藍妹
  • 阿~~~
    真好看
    快出!快出!
  • 謝謝^_^
    努力努力~~

    渺葉 於 2010/08/20 09:36 回覆

  • 路人甲
  • 我要看下一篇啦~~~
    說好的(誰跟你說好)下一篇勒??
    我要看可愛的(遭打)梅露卡有甚麼反應~~~
    克路爾德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我要看啦~~~ (謎:此人有病 帶走!!)
  • 耶@.@a
    好啦......事實上我也好久沒動這篇了
    今天正好有想到說,不過還沒開始動XDDD

    渺葉 於 2010/08/29 0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