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屋內裡,只有燃燒著木材的壁爐、桌椅與一名女孩。

燃燒著的壁爐小火,發出偶而熾烈,偶而溫煦的橘黃色光芒,微微照亮屋內的一片黑暗。女孩坐在木桌前,木桌鋪著一席金色鑲邊的黑色桌布,桌上只擺著一本攤開的書,沒有其他東西。

「啊呀……」女孩支手撐著下巴,櫻桃小口裡溢出一聲嘆息。

「怎麼又來了呢?」女孩用另一隻空閒的手,將書本內頁又往後翻了一頁。

左邊的頁面密密麻麻的,爬著像蚯蚓般令人難解的圖型文字,右邊則是空白乾淨的無一滴墨水沾染。

但不到五秒鐘,右邊的頁面瞬間染上了黑色的油墨,如同被倒上一整罐墨水,整頁染成黑鴉鴉的一片,然而卻又在不到五秒的時間內,彷彿被書頁所吸收,大部分的黑色被融蝕了般銷逝,只留下如同左頁那樣類似的圖型文字。

「真快,又寫滿一頁了。」女孩說的話理應是驚訝,但語氣卻是淡淡的稀鬆平常。

「好吧……就讓我看看這次到底是怎麼了……」

女孩將纖細的手掌放置在書本上,突然從書冒出一陣黑色旋風,將女孩緊緊包攏住,然後……房內的壁爐赤火依舊,但木桌上的書本已闔上,而女孩……消失不見……




「該死的小鬼!只是毛還沒長齊的小子而已,竟然這麼銷張!」

「一個是說會什麼會什麼,卻什麼事都不做,請他幫個忙也做的零零落落,根本糟糕到不能用,爛攤子丟給人後就不知羞恥的自己忙自己的事!」

「另一個則更差勁,只會指使別人,一個簡單的工作……花不到一小時就能完成的工作,竟然要用一個星期去做?講出來真要笑死人了,還說是趕工,真不敢置信……」

「剩下的喔……連提都沒力氣提了,什麼要請假,就不信假日兩天都被老闆苦毒到沒辦法做事,根本沒有心!沒有責任感!不把別人的辛苦當一回事!」

怎麼啦……

「……」

「又是妳……」

嗯……就是我。

「拜託別再來我腦中干擾我罵人了,大小姐。」

妳很有趣呀……

「什麼地方有趣?」

妳又把我的書染黑了……

「染黑了就丟了,別吵我!」

嗯,好吧,那我就丟囉。

「嗯……嗯?我剛剛在講什麼?」

「咦……好像是在……呃……算了,想不起來了!」




我回來了。

一陣黑色旋風攏罩住桌椅,又迅速的消失,留下回歸座位的女孩。女孩彷彿一動都沒動過,維持著將手支撐著下巴的姿勢,懶懶的將桌上的書本打開,隨手撕下三頁內頁,往身後的壁爐丟過去。

壁爐內灼灼燃燒的火燄,突然竄出一條像是手臂形狀的長條火燄,迅捷地將那幾張只抓入壁爐內,「轟」地一聲,壁爐突然爆出些許的黑色火星,批哩啪拉作響,散落在空氣之中,但它們在飄落至地之前,卻又一一消失無蹤。

「好吃嗎?」女孩回眸看著壁爐,輕輕笑著。

「難……吃……」沙啞粗嘎的聲音,回應著女孩。

「我想也是。」女孩帶著微笑,將書本輕輕闔上。



==============================
其實這是一篇抱怨文(驚
不過故事的設定卻讓我著迷了一會兒
蠻喜歡這種感覺的
或許哪天會再把她抓出來寫也不一定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yster Bill
  • 對不起......
    講真格的,我看不懂~
    不過那是第一次~
    多看幾次過後我好像漸漸的懂一些了~
    我覺得創意還不錯!
  • 謝謝回覆XD
    你的回覆讓我確定了這真的是抱怨文
    應該是中間的那段對話開始讓你感到疑惑
    因為我寫的很隱晦,不想寫得太過於曝露

    謝謝你多看了幾次
    寫這篇文本來就是想給自己,還有想揣摩的人看得...囧

    渺葉 於 2010/08/11 19:51 回覆

  • yukizypher
  • 那書是為了火爐而存的……
    那火爐是噬情感(負面的話說難吃?!)/回憶……
    那火爐……貌似是女孩的寵物……!!?
    ……
    囧…我理解了什麼出來?

    如果火爐一直吃難吃的負面東東也不錯
    世界更美妙呢~
    很多人說是管不住自己心底的負面…而令事件更不堪

    P.S. 感覺這故事,可發展成一個擬似地獄少女的故事
    (看我要把你推進一個可怕的深坑……!)

  • 差不多是這樣
    書本的部份倒還沒有設定的很清楚

    有些東西宣洩出來了
    就會比較快樂XDDD
    當然,是以不傷天害理的方式囧

    PS:啊啊啊~~~~
    已經站在邊緣猶豫了XDDD

    渺葉 於 2010/08/12 1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