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驚覺後方傳來的騷動,夜轉回頭一看……愣怔地看著突然倒下的隊友們……

「小心!」水曦迅速地將夜拉離原地。

期間只差不到一秒,一道光束擦過他的手臂,熱辣的痛處從傷口處蔓延而開。他瞄了一下最後遁入土中的那道光束……是一隻弓箭,尾端的箭尾還些微擺動著,可見力道多兇猛。他的眼神對上那突兀地出現在後方的龍族弓箭領隊長,它腥紅的眼神透著無所畏懼的霸氣,與那些傻愣地往前衝的普通龍族相去甚多……

「吼哈哈哈哈!」彷彿在嘲笑他般,那名龍族領隊長張嘴狂笑,隨意搭箭張弓,弓箭即以非常快速的速度貫穿它所狩獵的目標──他們的隊友!

夜眼睛一瞇,頓時周身散發出一股寒意,他冷冷地瞪著它,雙手發出冰冷的水藍色,劃出一個圓圈,魔法陣從腳底浮現,發出直逼天際的光芒,一束又一束的微光在他身邊旋繞,逐漸匯合成一個形體。「出來吧!颶風精靈!」夜雙手一揮,纏繞在他身上的光瞬間一閃而逝,而他的身旁也多了一位美麗的女神精靈,颶風精靈。

「你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他緩緩吐出冰冷無情的字句,不論對方懂不懂得天族語言,都會因他的這番氣勢而冷顫一下。

那龍族頓了一下,揮開朝它射去的軟弱弓箭,就算是法術,似乎也對它無多大傷害,這些從體內些微滲出的鮮血只會讓它更加興奮,更想狠狠地折磨擊敗他們。但它現在對那召喚而出的新生物有興趣,迅捷地向她射出一箭,正期待著她會像那些沒用的生物一樣,毫無抵抗力地濺血而出時,夜擋在她的身前,用屏障擋掉了它的這一箭。

「去吧,颶風精靈。」夜淡淡地下達指令。

颶風精靈點了點頭,雖然她不常被招喚出來,但仍有與夜之間的共同默契。她將水集中在她的身前,巨集成一個發著淡藍色光芒的圓球,接著直直地往龍族領隊長拋去。而它只是有點瞧不起的輕哼,朝那水花般的水球疾射出一箭,原以為這一箭能打破那顆詭異的水球,但沒想到箭只是輕鬆地穿透過去,然後無力地垂落至地,它則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硬生生地用肉體承受了那顆水球的力量。

「啊啊啊!」一股灼熱從身體深處爆開,彷彿被體內的水份熨燙,讓它痛得想抓也抓不著,難受的在地上打滾。

「颶風精靈?」水曦訝異著她壓倒性的實力。

「她是夜的最終決招。」晨祐亞湊到她身旁解說。「不過呀,夜真的抓狂了,平常他不會這麼輕易地就招喚她出來的。」

「為什麼?」

「就像我剛剛放出的那招全體法術,颶風精靈的招喚也是需要累積奧德的神聖力量,而且能維持她存在的時間非常短,所以不到關鍵時刻,夜是不會招喚她的。」

關鍵時刻……前線雖然看似已穩穩控制住龍族的行動,但由於後方被突然的攻擊擾亂,使得戰況變得更加複雜,且漸漸偏向龍族有利的地方……或許這真的是需要颶風精靈幫助的關鍵時刻。

然而那三個龍族領隊長的實力超乎想像,它們根本只是把屬下當玩具,明明有能力可以輕易奪取他們生命的力量,卻放任它的下屬一個一個過來送命……

但它們當然不會完完全全的坐視不管。

又一個守護星與劍星被前方的一個龍族法術領隊長施放的法術給一擊斃命,雖然他們可以利用奇斯克復活,但限於奇斯克所儲存的奧德之力有限,他們能復活的次數也有限。

冷汗緩緩從夜的額頭上滑落至臉頰,滴落地面。

颶風精靈竟然無法一舉擊敗敵方,對方的忍耐性與身體的強壯度,實在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著渾身是血,但仍奮力攻擊他們的龍族弓箭領隊長,那瘋狂的模樣彷彿戰鬥就是他的天職。

突然一道光影閃過它的脖子,原本已經有些微遲緩的身子,頓住不動,然後脖子與頭的連接處,以相當詭異的切面相互分離開來。那龍族,只剩下頭以下的身體站立著,滑落的龍頭顱跌落至地,不規則地滾落至不遠的陸塊邊緣,墜入到似乎無邊無際的深淵內部。

「梅露卡?」克路爾德看著揮下這刀的女人,由於近身戰鬥而沾得她滿身鮮血,雪白的羽翼濺上敵人與自身豔紅的血液,染成似火般的紅翼,連眼眸都染上濃濃的血腥之氣,整個人的模樣彷彿是浴血的殺戮兇星,殘暴的氣息連隊友都不敢靠近一步。

但他不一樣。

跨步向前,他將她攬入懷中,不發一語,等待著她緩緩的平靜。

「大家撤退!」夜大喊。

雖然順利擊敗了一個龍族領隊長,但對方剩下的兩位隊長,似乎也因為如此而勃然大怒,兩人一施法,就幾乎將他們的前線輕易摧毀,但從奇斯克復活的人也還未趕至。一股不祥的預感深深地壓在夜的心裡,直覺戰況改變,必須盡快離開。

「夜軍團長?」看見擊敗一個龍族領隊長,他們原本還以為大勝將至,沒想到他們的軍團長竟然在此時下達了撤退的指令。

「快退!」晨祐亞也同意夜的決定。同樣為法系出身,他自然看的出那兩個龍族隊長的實力有多高強,再加上他們的幾個治癒星也剛從奇斯克復活,趕不來這援助,先撤退戰線會比留在這裡挨打的好。

「是!」眾人也察覺到人數逐漸減少,敵方幾乎是抓狂般的迅速施法……再這樣下去只會全軍覆沒!

看著其他人紛紛展開翅膀,準備離去,嵐側著頭想了一會,暗自下了個決定。

「嵐,怎麼不走?」原本已經要往天上飛的羅克,看嵐還傻在原地,不禁蹙起眉頭又折返了回來。

「羅克,別管我,你先走。」她有些緊張地將弓箭搭上弓,準備進行自己的計畫。

「妳在做什麼?」他不解地看著她彷彿還要繼續戰鬥的模樣,該不會……

「嵐,妳想獨自對付他們?」嵐默不作聲的樣子證實了他的想法,這讓他震怒非常:「妳這白癡,瘋了嗎?」

「我哪有……」嘟起嘴,她不太高興羅克說的話。「羅克,我剛剛成功協助你了,我相信我同樣可以成功地牽制住它們,讓你們順利撤退。」

「沒有這麼簡單……」他搖搖頭,對著小笨蛋的思考邏輯感到非常頭疼。「妳……」突然眼角閃過一串紅光,他反射性地將嵐用力推到一旁,甚至用力到讓她跌坐在地。

「痛……」嵐摔了一臉沙土,正憤憤地轉頭想找羅克算帳時,卻見著了令她今後懊悔傷痛的畫面。

從龍族發出的強烈法術,直接擊中了羅克,強大的衝擊力狠狠地讓他如同破布娃娃般,被拋往後方空無一物的深淵空間,消失在嵐的眼前。

「羅……羅克?」她滿臉不可置信,衝向陸地的邊緣往黑暗深幽的深淵深處看,卻完全看不到那陪伴她許久的身影。「羅克!」

「嵐!」水曦飛身將嵐拉離地面,她也因剛剛發生的那一幕震驚萬分,但她相信羅克會沒事的。「別擔心,羅克會沒事的,會像剛才那樣從奇斯克復活。」

是的,會復活,別擔心。淚流滿面,哽咽到說不出話來的嵐,只能在心底這麼想著,不這麼想,她一定會崩潰……

「羅克……該死,我來殿後,你們快點走!」同樣看到剛剛那一幕,晨祐亞飛近她們,靠著冰霜法術暫時凍結了企圖攔截住他們的龍族。

「晨祐亞,小心他們的遠程法術。」險險地閃過龍族的一發法術,夜回頭看向晨祐亞。雖然龍族不會飛行,但遠程的法術和弓箭仍不容小覷。

「放心……」晨祐亞正要以他一貫輕鬆的笑容讓夜放心時,背後突然遭到重擊,一陣暈眩襲來,讓他無法維持飛行的法術,像斷了線的風箏直直往下墜……

但已飛行一段距離的他們,下方並非陸地,而是空無一物的深淵空間!



=======================
這章寫到字數破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我還要看我還要看啦~~~~
    不要完結啦我要看夜把水曦推倒((遭砍

    奇斯克的復活次數有限 他們是用哪種阿
    小隊的不可能他們有2X個人
    部隊還軍團的
  • ......囧rz
    突然好想棄文投降
    寫這章有點裹足不前

    奇斯克前面是寫部隊用的0.0

    渺葉 於 2010/08/21 21:13 回覆

  • 噗
  • 渺葉..加油喔~~不口以輕易ㄉ放棄ㄌ~~
    再來給你打氣囉<嘿咻~嘿咻~嘿咻~>
    而且..說真ㄉ..我們自己有時打怪都殺到眼紅ㄌ~更何況是梅露卡...
    ㄎㄎ...加油喔~~我會支持你ㄉ~~^^
  • 哈哈,知道了
    會努力繼續加油的~~感謝果凍捏!!
    殺紅眼大好~~(誤

    渺葉 於 2010/08/22 20:48 回覆

  • ㄚ咧..拍謝..上面那ㄍ噗是果凍我啦~~
  • ㄎㄎ..剛剛暗太快= =
  • XDD

    渺葉 於 2010/08/22 20:48 回覆

  • yukizypher
  • 這文看得好苦(因為不是單純的人物關係或普通的事)…
    看怕渺渺打得更苦…!!但還是寫得好快!

    龍族真是非一般的難纏…但大概也明白了為何之前的人都一去不返
    現在只能希望復活東東別那麼快用完…用完就真的完了=0=""

    還有呢…這是第一次看到梅露卡戰爭的模樣…嗯…她真的應該做殺星!
  • 好苦....Q_Q
    因為苦所以才要用更多字來掰出這一段...囧
    謝謝零呀>_<~~辛苦了

    人多,所以寫得混雜很多
    梅露卡那段是突然想到加上去的
    身為好戰小隊的頭頭怎麼沒有一點表現呢XDDDD

    渺葉 於 2010/08/22 2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