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明,必定會有黑暗,兩者無法共存出現,卻又因彼而生。生生滅滅,不斷循環。

而影子,則是光明照射後,所產生的黑暗……



她的高中學校導師,總喜歡每天早自修時考個小考,然後在放學前將當天的小考考卷發回給大家。

「小黎,妳看,我又拿到滿分了耶!」女孩開心地揚揚手中的考試卷,興奮地對著她說。

而她,只是呆坐在椅子上,木然地看著桌面上擺放平整的考卷,只不過這份考卷被她折疊了兩次,折成了小小的四方形,完全看不出老師所打上的分數。

「怎麼了?小黎?」總算是意識到女孩的冷淡,原本開心的笑容收斂了些,有點小心翼翼地說:「呃,小黎這次考得不是很理想嗎?沒關係啦,下次再加油就會更棒了!」

「惠妮,我想靜靜地想一些事,抱歉,妳先回家吧。」她的目光無絲毫移動,然而冷淡的話語讓惠妮瑟縮了一下。

「好……好吧,那我先走了。」惠妮擔心地再看了她一眼後,才背起書包,轉身離開。

分數呀……小黎用手指揉搓著粗糙的紙張,但不管她如何地期盼希冀,裡頭的分數依然不會改變。

她嘆了一口氣,不用多想,待會回家後一定會被爸媽罵上好一頓。沉重地將書包背上,她起身步出待了一整天的教室。

她漫步在回家的路途上,內心裡全是不想回家的念頭。

夕陽斜照,拉出她身後長長的影子。夏天的黃昏比較晚,現在的天空依然是像火燒般紅通通的,染著瑰麗色彩的雲朵,像是滴上了鮮血那般妖嬈美麗……

她甩甩頭。不大明白自己為何會聯想到鮮血,難道是因為太沮喪了嗎?

「妳的影子,被我『採』到囉。」

後方突然傳來陌生男人揶揄的嗓音,但他所說的話,讓她不禁好奇地回過頭,想看看是哪位年紀一大把卻依然保有童稚的心,玩著連現代小孩子都沒在玩的踩影子遊戲。

「你……」她錯愕地看著身後那名男子,全身穿著純白的西裝,瀟灑俊逸的模樣,臉上還戴了一副黑框的斯文書生型眼鏡,讓她忍不住懷疑剛剛說話的人並不是他……然而,環顧四周,這條窄小的街只有她和他啊……

小黎愣怔了好一會,才注意到男子與她之間的距離,剛好差不多是她影子的長度,但又說不出哪裡怪怪的,好像……影子好像不該這麼短……

等等,影子被他遮住了!

「我的影子!」她終於發現是哪不對勁了。那名男子,彷彿是從她的影子中生出來似的,穩穩地站立在她的影子上,他腳邊的一圈黑影,是她頭的影子,照簡單的物理學來說,她的影子應該會覆蓋上他潔白的西裝褲呀!

而且……而且他沒有自己的影子!

「妳知道嗎?」彷彿沒看見小黎驚慌的模樣,男子優雅地笑了一笑,從懷中拿出一把剪刀,精細華美的雕工,讓原本平凡無奇的剪刀像個藝術品般閃閃動人。「影子,是本尊的一部分喔。」

他蹲下身,用那把剪刀將小黎的影子剪去一小塊。「妳的影子,被我『採』到囉。」他再次重複之前所說的話。

咖擦咖擦地聲響,緩慢而規律,讓小黎的頭皮整個發麻,不敢相信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

他在做什麼?是在剪……剪她的影子嗎?原來……原來不是踩……是採……

「這是妳的影子,很棒吧?」男子優雅宛如貴族般的微笑,在她眼裡卻比恐怖電影的邪惡笑容還要可怕千百倍。

「我的影子……」看著男子單手握住的黑影,鮮血滴滴答答地從黑影邊緣落下,卻又在落地之前消逝不見。

可怕,好可怕……這是夢嗎?頭突然一陣陣地抽痛,越來越痛,彷彿被撕裂般的可怕痛楚,讓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隱隱約約地聽到男子的聲音從耳際旁傳來,如夢境般飄飄欲墜……

「想得到別人的才能嗎?」帶有些戲謔,又似期待的嗓音如此說著。

「那……用妳手上的剪刀,把別人影子的一部分剪下來,妳將能得到能力……」

能力?什麼能力?

「妳所希望的,與妳所不希望的。」

希望的?不希望的?

是……




「小黎?」

她呆愣了一會,茫然地看了四周一回,再緩緩對上那呼喊她的聲音:「惠妮……」

「真的是小黎耶!妳也是趁放學時,來書店買新的參考書嗎?正好我買了一本我覺得很不錯的,妳要參考看看嗎?」惠妮熱情地推銷著紙袋裡裝的參考書,像買到寶般地快樂。

那股單純的快樂,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讓她內心埋藏已久的妒忌火焰,在這一瞬間轟炸爆發了出來!

但,她笑了。

她看到了她手中緊握著的東西,正發出誘人的微微亮光,那是一把雕琢著精細花紋的剪刀,不大也不小,剛剛好適合她的手型。

妳將能得到能力……

腦海中響起了適才那人所說的話,讓她彷彿聽聞到聖歌般地愉悅輕鬆。

手中的剪刀滑落出手掌心外,咖啷一聲,墜地。

「咦?」惠妮愣了下,正想幫她拾起剪刀時,她立刻低身蹲在惠妮身旁。

「沒關係,我來撿就好了。」她抬起頭,裝做若無其事地朝她笑了笑,右手掩蓋住地上的剪刀,未讓惠妮看見。

「嗯。」惠妮直覺地回以禮貌地一笑,並沒有懷疑她奇怪的舉動。

而她則趁惠妮移開注意力時,快速地剪下地上的黑影,咖擦聲落,溫熱的紅色液體噴灑至她的手背,宛如曇花一現,血花瞬間消逝,而黑影則迅速地竄入她的影子之中,她像是觸電般輕顫了一下。

「嗯……」一陣暈眩讓惠妮些微地搖晃了身子。

「惠妮。」她緩緩站起身子,與惠妮對看著。

「嗯?小黎,抱歉,我好像有點中暑了,頭暈暈的。」

「謝謝妳。」她勾勒起一抹微笑。

「啊?」惠妮呆愣地看著她走進書店。

謝謝?是謝謝她跟她說這本參考書不錯嗎?

她低下頭,納悶地看著用牛皮紙包得緊緊的書。

不會吧,她還沒告訴她是哪一本書呢……




隔天,下午放學前。

小黎看了看自己桌上攤開的考試卷,然後望向那滿臉不可思議的人。

「滿分,原來這麼簡單啊。」她嘴角微微上揚。

看著他人些微扭曲的面孔,似乎比考滿分還來得有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