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微微的亮光如同光粉般,飄揚在空中,輕輕地灑落在眼皮上,睫毛間。

她緩緩地扇了扇緊閉的眼廉,迷濛的雙眼逐漸看清了周圍的景象。

輕柔的微光,毫不畏懼,又似霸道地從窗戶穿透而進,驅散了屋內黑澀的陰暗。

輕柔只是表像呐……

她將目光緩緩移往擁抱著她的人。他側身背對著晨光,將近一半的身子浸著灰色的陰影。

熟睡著的他,眉頭仍然微微地鎖著;幾綹不聽話的髮絲,垂落在他的臉頰,刷出更深的陰影;緊抿著的唇瓣,透露了他外表溫文儒雅,但內心卻擁有堅毅無比的意志;然而他霸道的手……也真的很霸道的緊摟住她光裸的腰不放。

水曦嘆了口氣。

他就像晨曦中的曙光,不知不覺地就這樣入侵了她晦澀的內心。既溫柔卻又強硬地緩緩侵略,在她渾然不覺時,就這樣將心淪陷於他……

呃,還有身子。她紅了紅臉,將被子拉高了些,然後偷瞄了他一眼,見他似乎沒有清醒的跡象,一股想惡作劇的念頭從心頭竄出,嘴角也不禁揚起。

「嘿。」她將拇指和食指圈成像一個圓形,緩緩靠近他的臉頰,然後……掐住他的臉。

「嗯……」他皺了皺眉頭,微微掙扎了一下,但還是被睡魔征服,決定忽略那隻掐住他不放的手指,繼續他呼呼大睡的任務。

看著他好笑的模樣,她鬆開了手,改往他的眉間撫去,輕輕地將擰住的眉頭撫平。

凝視著他安祥的睡顏,她想起了昨夜他們最後的對話。

在從深淵回歸的這幾天中,羅羅薩米隆家族也知道了晨祐亞失蹤的事。他的父親怒氣沖沖地跑過來向夜質問,是不是他故意陷害晨祐亞,好讓自己穩坐軍團的寶座。

他雖然以輕鬆地像似談論別人的口吻說著,但他眼底的傷痛騙不了她,更何況,還有樓下那ㄧ堆酒瓶可以當作證物。

那時她拍了拍他的頭,就像在安撫著一隻可憐兮兮的小動物。

只有拍頭嗎?他笑著問她,眼底的傷醞釀成另一種她還不太懂的情緒。

不然呢?她傻傻地反問,隨即被他灼熱的唇瓣覆住。

再此沉淪……

但是……她仍想保護他……

「在想些什麼?」沙啞慵懶的嗓音。

她愣了愣,眼神直接對上了他那雙半清醒的眼眸:「怎麼醒了?」

「妳……在煩惱。」不是問句,而是肯定。他微瞇起了眼,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心思。

「我……」煩惱?啊……對呀,她是在煩惱,這叫做煩惱……煩惱自己又有了目標……

一抹微笑輕輕地於嘴角綻放。

「我想,我找到目標了。」

「嗯?」沉迷在她難得的笑容裡,但他有點不太懂她的意思。

「記得你之前問過我的問題嗎?」她笑而不答。

「哪一個問題?」

「兩個家族的預言,與我們名字之間的關聯。」

「喔?」夜挑了挑眉頭。「妳想到了嗎?」

「天空的第一道光芒,賜予清晨微光力量。第一道光芒,我的名字,曦;清晨微光,你的名字,晨。」

「然後?」他也勾起了微笑。

「水朦朧,火熾熱。燁,火之華,熾熱的火焰;水,水之態,因熾而朦朧。」她輕輕一嘆。「我們的名字,水曦,晨燁。」

「在我懂事時,就開始追尋這兩道預言所隱含的意思。」他將她緊緊地攬至胸懷,像無價之寶般地呵護著。「一開始,只是因為恨,恨著這莫名其妙的預言,直到梅露卡加入我們軍團後,我知道了妳的存在,這也間接點醒了我一些事。」

「什麼事?」水曦好奇地問著,她從沒想到那麼深遠過。

「到底這兩個預言,是為了什麼事而被預言?為了家族的興盛?為了亞特雷亞的和平?亦或是……整人?」

「整人?」她怔然地重複了這意料之外的選項。

「對呀。」他像是想起什麼好笑的事,輕笑了幾聲。「妳不覺得很好笑嗎?為了別人所說的一句話,弄得整個家族緊張兮兮,既是期待能掌控這股預言所說的力量,卻又不希望擁有那力量的人是他人。而他們都是活了數百年的守護者呢……」

「呵。」她了解他的意思。德高望重只是表面……或許,他們只是想留名千古吧……譬如登吉斯,或許這種光榮的犧牲,是最適合結束他輝煌一生的結尾吧?

「後來我改變了方向,我開始尋找當初下這個預言的人。」他頓了頓。「而我真的找到了。」

水曦揚了揚眉頭,不禁佩服著夜的毅力與神通廣大。動員全家族的人,還不一定找得到當初下預言的那個人。

「先別佩服我。」他輕點了下她的眉頭,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是他自己找上門來的。」

「自己跑來找你?」

「嗯,他說他是當初的那個預言家,然後直接丟下了一句話後就拍拍屁股閃人。」他無奈地苦笑了下。

「一句話?」腦海中似乎閃過了一絲熟悉的畫面,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曙光將與你同在,等待邁向光明的時刻。」

曙光!

她想起來了,曾經有位長者用他巍巍顫顫地蒼老指尖指著她,對她說了一句話……

妳將走往曙光之路……帶領曙光邁向神聖的殿堂……

難道……那位長者是當初那位預言家?而曙光指的是曙光軍團?但那預言真正的含意又是什麼?與兩個家族間的預言有關係嗎?

「但我並不清楚他那句隱含了些什麼訊息,我只知道我們兩人之間的巧合,巧合到像是命運注定般。」

「注定的命運……」是這樣嗎?遇到梅露卡、夜還有其他人,都是命中注定的話……帶領曙光邁向神聖的殿堂,是她的命運還是任務?

假若是任務,那她身為殺星能做的事是……

「呵啊……」他打了一個哈欠。「好了,別想太多,睡覺比胡思亂想還要有益身體健康喔。」

「是你自己想睡吧。」輕笑微嗔了他一眼後,她還是乖乖地躺入他的懷中,伴著他入睡。

然而意識卻如同窗外逐漸增強的晨光般,越來越清晰……




=================================
好吧,這章就先寫到這裡~~~~
看起來有可能會到51章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不純潔的國三路人甲
  • 頭~~~~~~~香=v=
    夜跟水曦2個人光溜溜的在床上純聊天=v=
    雖然昨天晚上在做不單純的事>///<
  • 嗯=w=
    純粹喝咖啡...呃,不,是純粹蓋棉被聊天(羞

    渺葉 於 2010/09/15 18:01 回覆

  • 又看到流鼻血ㄉ果凍..
  • 渺葉..不錯麻~~越來越大膽了..,<拍背!>
    感覺2大家族ㄉ關係越來越明顯ㄌ..不錯不錯..
    好期待喔..可以不要又要等一個禮拜嗎?= =""
    加油..加油..
  • XD
    果凍怎麼猜中我的心思了勒.....
    好吧,我盡量早點趕~~出來Q_Q

    渺葉 於 2010/09/15 18:03 回覆

  • Penny
  • "是純粹蓋棉被聊天"
    囧...
    這什麼啊啊啊啊啊 ((羞奔

    渺葉加油~~
    要到52也沒關係喔XDDD ((遭踹
  • 噗(遮臉

    嗚嗚,正在努力加油中
    謝謝Penny

    渺葉 於 2010/09/19 19:54 回覆

  • 美狄亞
  • 阿~~永遠都不要結束啦~~永遠發展下去~~就像....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結局,陪我們長大的"尼羅河女兒"....
  • 唔.....我記得那部好像也是拖很久轟XD
    不要拉~~沒有結局聽起來好恐怖Q_Q

    渺葉 於 2010/09/21 0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