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他是隔壁家的羅克,你們年紀差不多,就一起玩吧!」

母親的手指著一個小男孩,個頭與我差不多,但年紀比我小了些。

所以在我心裡,他一直是一個年紀比我小的弟弟。

──只是弟弟。




「我會保護妳的!」他抬手揮去嘴角的血跡。

我顫抖的左手緊緊地抓著他右手的衣袖,而他左手的袖子已被鮮血汨汨的傷口染上了豔紅。

一隻站起來比他們都還高的狼,在幾分鐘之前還妄想將他們撕扯來果腹,但現在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無法動彈,不過……

「我……我……我才……不需……不需要你保護!」勉勉強強地從不斷顫抖的齒縫中吐出一個句子,說出來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而他,只是笑了笑,沒多說些什麼。

望著比我高了一個頭的他。

雖然那匹狼是他解決的,但我是姐姐,所以應該是我要保護他才對……

緊握住右手持著的弓箭,然而背上背著的箭筒,一箭未少。





「喂,羅克,你看看!」我笑著展翅飛翔於他的頭頂、前方、後方,自由自在地像小鳥般愉悅。

「妳……」他一臉詫異,不敢置信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我是守護者了!」開心,也有些得意。

得到主神的恩賜,擁有潔白地雙翼與永恆的生命……

這樣我就有能力保護他了,是吧?

「恭喜。」他淡淡、簡短地回應,彷彿澆了一盆冷水在我的頭頂上,讓原本還滿溢著歡欣的心瞬間冷卻了下來。

「為什麼你的恭喜聽起來心不甘情不願?」

「不,我沒有。」

「是嗎?」我不置可否地輕哼一聲,打從心底不相信他這敷衍的回應。「算了,反正我成為守護者也不關你的事!」是呀!成為守護者應該是要保護所有的人,想讓我保護請排隊排到明年吧!

「哼!」看他絲毫未變的表情,我氣到撇過頭,拍動雪白的翅膀,迅速地飛離他身邊。

而我的生命,不再屬於這小小的城鎮之中……





離開居住許久的家鄉,來到聖天界,是家人的期許。

依依不捨是難免,但能祀奉主神更是家族的榮幸。

或許,不當上守護者比較好吧?

在聖天界待了幾年,偶爾出個小任務,大部分的時間是發呆,或者到處採集。

時常回想起以往的日子......

展翅給羅克看的那天過後,我再也沒見到過羅克,就算是回家探望家人,也刻意先從高空確定沒看到他後才降落。

但,我為什麼要避開他呢?

明明以往都是黏在一塊玩的……

為何會一再想起他?是想再見他嗎?但又為何想再見他?

一連串的問號,在我逃避的心態之下,依然是用問號做結束。何時會將問號後頭的句號填補進去,我也不清楚……




「嵐,他是新進的軍團成員,他說和妳是舊識!」

我無言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努力隱藏起內心深處的晃動,面孔雖然成熟了不少,但仍舊是他沒錯。

「嵐,好久不見。」他笑的一口白牙,好似以往那些不愉快都只是我的幻想般不存在。

「你也成為守護者了?你怎麼知道我加入曙光軍團?」

「是,我是成為守護者了。曙光軍團是聽妳母親提起的。」

「你……」我忍不住氣憤起他這副坦然且無所謂的模樣,突然的不見面,卻又突然地來至我的面前。

「請多多指教啦!」他笑著說。

而那笑容讓我迷惑了起來,略略地感到一些與以往印象的不同。

是眼神嗎?好像有絲不大相同……





喜歡?喜歡是什麼?

羅克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徬徨地不知所措,甚至魯莽到直奔水曦家求助。

但一切只是因為他無聊的玩笑?

不知為何,在聽他說那句告白只是玩笑時,鬆了一口氣,卻又有些心悶。

很像生病的感覺。




我一直以為,只要我有勇氣,我就能保護每個人的……

當羅克墜入深淵時,我的心……那是靈魂碎裂的痛處嗎?

眼淚彷彿血液般毫不停歇地流出,身體彷彿被千刀萬剮的痛……

發自靈魂的嗚鳴與喊叫,換回不了什麼,只有迴盪身心的疼痛與過去的回憶。

他的笑顏,他的責備,他的呵護,他的犧牲……

在知道羅克可能再也回不來後……心已無法支撐住身體……

──崩潰。




在黑暗中飄飄盪盪,浮浮載載,許久許久。

久到忘了他,忘了所有人,忘了自己……

當睜開眼時,沒有任何一個熟悉的面孔在我的眼前。

你們是誰?

我又是誰?

我望著這名女子,冷冷的臉蛋上,有著暖暖的關懷,很矛盾,很特別,也很熟悉。

她說她叫水曦,她問我……問我忘了羅克了嗎?

水曦?羅克?

是誰……

渾身一顫,是那股熟悉的刺痛顫慄,很痛……很痛……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把弓,是屬於妳的。」

愣愣地看著水曦手中拿著的弓,她說,這把弓是屬於我的?

失去了記憶,但還是有屬於我的東西……

緊握著它,回到了夢中。

夢裡,有個陌生的男子削著檜木,有位女子坐在他身旁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時而嚷嚷著雕花不對,時而低語抱怨著日常小事。

而那男子則是耐心地聽著,笑著回應,眼底是滿滿的寵膩與縱容,手中依然專心地雕琢著木塊,直到其逐漸成型為一把精緻的弓。

他將弦裝上後,拿給了女子。

女子開心地試射了幾箭,卻全未射中標靶,直直地插入柔軟的土壤中。

女子這番糗樣,讓他哈哈大笑了起來。

兩人打打鬧鬧嘻笑的模樣,好快樂……




夢醒,垂掛在眼角的淚珠靜靜滑落。

為何會掉淚?在撫去那滴淚後,我依然不明白.....心為何會如此的疼痛?





「我……可能要出一趟遠門,可能會很久很久……」

與往常不同,水曦看向遠方,眼神落於很遠很遠地一個點,或許那個點也不存在,只是一個想像……

「我想找到大家,也希望帶回那個人,也許妳就能恢復記憶了。」她轉回頭,複雜的微笑裡,含有許多情緒。

「包含妳說的那位羅克先生嗎?」我遲疑了會,還是開口詢問。

「嗯。」她似乎有些詫異我會開口這樣問。

「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我想……我很好奇水曦說的那個人。水曦,能讓我跟妳一起去尋找嗎?」

她歪著頭思考了許久,唇邊微勾起的微笑讓她看起來十分美麗。

「好。」她笑著答應我。

那朵溫柔而堅定的微笑,安定了我那仍有絲猶疑的心。




「呼,終於找到晨祐亞了。這該死的傢伙竟然不跟我們一起回來。」我咕嚷著。

「呵呵。」水曦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他有他的事要忙……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嗯。」我點點頭。

雖然記憶沒有恢復,但從水曦口中也大略知道了曙光軍團與失蹤的守護者們的事。

除了那個人。

還好……我也不希望水曦提起。每當提到他,那股熟悉的恐懼戰慄就會來騷擾我。

很困擾的……

「我們回去曙光軍團後,接下來我想去一個地方尋找其他人。」

「嗯?哪裡?」其他人……所以是包含那個人嗎?

「一處完全未知的新地域。」

「啊?該不會是最近在傳聞的那裡?」該說水曦不怕死呢?還是冒險成慣了?

「沒錯。就是……龍界。」水曦漾出甜美的笑容。

我們,正前往返回曙光軍團的路上。

「龍界?哇嗚,我也想去……」號稱是克路爾德弟弟的人,突然插了個嘴。

「閉嘴!」我和水曦異口同聲,成功地制止了這個人的發言,無視他那委屈嘟嚷的模樣。

──繼續前往曙光軍團!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美狄亞
  • 頭香~~~原本想在下線前上來再回味守護者之夢,意外發現番外篇....
    只是......"再也回不出來"是什麼阿??還有.....千刀萬"剮".....
    人啊~~~往往都是要等失去了,才發現其實最珍貴的就在身邊,才發現很多事都還沒有告訴他或為他做,但是"痛"已發生,要痊癒卻不是那麼簡單...
  • 唔,改好了(倒地
    謝謝美狄亞Q_Q

    身體的傷會好,心裡的傷難癒...

    渺葉 於 2010/10/12 09:58 回覆

  • Pisces
  • 人都要失去了才明瞭,最珍惜的事物都在身旁..
    失去了 只是強顏歡笑..
    一旦失去要痊癒 很難..
  • 嗯嗯....
    人常因習慣而忽略了應該要珍惜

    渺葉 於 2010/10/13 22:40 回覆

  • 路人甲
  • 結果羅克還是沒回來= =
    而且嵐也沒想起羅克...
    不要啊~~~ 聽起來好悲哀啊~~~
    (謎:他瘋了別理他)
  • 這....你的話才讓我想起一些事
    原來他們的結局這麼哀傷呀呀呀呀~~~

    渺葉 於 2010/10/16 14: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