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堆稻草前的年長者,轉頭向一旁的其中一個年輕人說:「喂,那個克路爾德的弟弟,幫我拿那邊的三叉鏟過來。」

「喔……」他摸摸鼻子,認份的聽了村裡第一大的村長的話,走到牆角拿起其中一個鏟子。

「克路爾德的弟弟,不是那個圓頭鏟子,是三叉那個。」另一個年輕男子好心的提醒他拿錯東西了。

「嗯?」他疑惑地看著手中的鏟子,再看看牆腳的另一個鏟子。「都是鏟子,這個比較漂亮,當然是拿這個。」

年輕男子嘴角抽蓄了一下,突然發現自己不該如此多話,畢竟這個克路爾德的弟弟是出了名的怪胎,。

「喂!你拿這什麼鬼鏟子給我做啥?」果不其然,村長大人的咆嘯聲馬上響起。

他因這恐怖的咆嘯而停頓了一秒,繼續說:「這就是您要的鏟子啊。」

「你……你……」差點沒被他給氣死。「這圓頭小鏟子的要怎麼把這堆草鏟上馬車?拜託你,跟你那優秀的哥哥學一下好嗎?多用點腦袋吧!」

「可以啦,這不用學我哥也可以完成。」他聳聳肩膀走到稻草旁,用手中的小鏟子往底下一鏟……「咦?怎麼動不了?」他不解地看著只將稻草堆抬高了一些的鏟子。

「你看,就說這種小鏟子……」村長正打算開始說教說的口沫橫飛,卻被他接下來的動作傻眼到一句話都接不下去。

他雙手一抬,將整堆幾乎要比人高的稻草舉起丟入一旁的馬車中。「嗯,這樣就好啦!很簡單,你們也照做吧!」

「你……你這臭小子!要不是你是守護者,誰做得到呀?」不只村長,其他週遭的人也看不下去,氣得吹鬍子瞪眼。

「不是守護者也做得到啦!不然……村長大人來一下吧!」見大家如此「沒信心」,他就大發慈悲地敎他們該如何完成這簡單的動作吧!

第一步就是扯著滿臉不願意的村長到剛剛放著稻草的地方蹲下。

「臭小子,你想做什麼……哇啊!」一整堆稻草從馬車上瞬間被搬移到村長脆弱的手臂上,讓他痛到哀嚎出聲。「哇勒勒勒!痛死我啦!快搬開、快搬開!」

「快救村長!」

一陣兵慌馬亂中,他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大家,深深地疑惑著……明明他一手就可以舉起的東西,爲什麼換成村長後,反而是壓斷了村長的手呢?

「該死的王八蛋臭小子!!你他媽的是守護者,我可不是啊!」




「唔!」他瞬間彈跳而起,惺忪的眼眸迷迷茫茫的,一時還搞不清楚自己在哪。

晃頭晃腦地瞧瞧四周,見著了床鋪與熟睡著的其他人們,他「喔」一聲,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原來剛剛是夢到以前的事呀!我還以為我回到天界了……嘖嘖!都怪村長最後的吼聲太可怕了,不然這夢再做久一點也好。」

他來到魔界已經一段時間了。

當初因為村子那些哥兒們激他不敢去碰那些怪異的水晶,所以他才去碰的。沒想太多,也沒時間讓他想太多,就從天界「咻」地跑到了魔界。

應該可以說是幸運吧?他第一天就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做魔界──因為他一開始就碰到同樣迷失在魔界的天族守護者。



「這裡是魔界?魔界是什麼地方?」那時他茫然地環視週遭陌生的環境,聽到魔界這個名詞,卻完全對不上記憶中的任何資訊。

「簡單來說,就是與天界相對的另一個世界……」那位守護者一臉嚴肅的解釋。

「哇勒!那我們不就都掛了?怎麼會?守護者不是不會死嗎?」

「不……我的意思不是我們掛了,只是到另一個地方……」

「到另一個地方不就是死了?」

「不是死了,是到了另一個環境與我們天界不太相同的地方。而且對這個地方而言,我們是陌生的,甚至還會被攻擊……」

「靠!那還是讓我死了吧!」

「……為什麼?」

「守護者不是可以不斷復活?那我死了就可以從天界復活啦!」

「如果你覺得這樣行得通,那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還在這?」

「……」

「這些年來,不是沒有同伴試著回去天界,但他們不是真正的死去了,就是失去了音訊,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怎樣,你還想死看看嗎?」那位守護者戲謔地看著他。

「唔,不過我無法確定你說的話是真的還假的,不如你死給我看一下如何?我可以幫你,不用客氣!」他拍拍胸部,一臉放心交給他的模樣。

「……你在家鄉時,有沒有人說過你是王八蛋?」

「咦咦?你怎麼知道,我們村子的人常這樣罵我耶!該不會你認識我?」

「不……我能了解你的村子的人為何會這樣罵你……因為我現在也想罵,你這個──王八蛋!」後面三個字吼得響徹雲霄……




總之,在被那位守護者臭罵了許久後,他選擇了乖乖的假扮成普通的人類,至少不會被當成奇怪的人攻擊。

「克路爾德,你不睡嗎?」

一道聲音突然從他的右手方傳來,嚇了他一跳。

原來是同樣在酒館工作的人醒了過來。「喔、沒,我只是想起來上個廁所。」他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嗯,多睡點。最近天族的事讓酒館裡忙到不可開交,真是……八卦消息一多,酒館裡就多了許多沒事就來探聽的人。」咕噥地抱怨了幾句,隨即翻身睡去。

克路爾德是現在他在魔界酒館當服務生時所用的名字。

出門在外,當然要有個假的名字以免暴露身分,所以哥哥的名字就順理成章的被他拿來用啦……




不過他從來沒發現自己使用這個名字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 ── 直到與水曦、嵐相遇的那天。




「你……是這家酒館的服務生?」說話的這位美女,手搭在酒桌上,外貌美麗,但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冷淡氣質,讓人想搭訕卻又提不起勇氣。

「您是問我?」難道他飛來艷福,被美女看上了。

「你叫克路爾德?」

「嗯嗯。」他心中認定被美女看上的機率正在標高中。

那位美女與身旁嬌小可愛的女孩對視了一眼後,緩緩靠近他,輕啟朱唇,悄聲問:「天族?」

「妳!妳……怎麼……」驚叫的聲音瞬間被她捂住。

「你是克路爾德的弟弟,是吧?」她小心翼翼地再次確認。

他張大眼瞪著她看,心中的訝異與疑惑全然反應在他的神情上。

「呼……看來是找到了,我們是你哥哥的朋友。」她說完這句話後,靜靜地觀查著他的反應,直到他似乎比較平靜後,才鬆開捂住他嘴巴的手。

「妳們……妳們是來找我的?」他愣怔地看著她們,也發覺自己反而是因為用了哥哥的名字才被認出來。

「我叫水曦。而你,是我們尋找的目標之一而已。」她笑了,美艷的笑容像要把人吸入般迷人。

「那找到我之後?」

「我叫嵐。我們會先回曙光軍團,那是我們與克路爾德所屬的軍團。」一旁的可愛女孩說著。

「那我在這裡的工作怎麼辦?」

「你還想待在這裡?」水曦疑惑地問。

「當然不。」他搖搖頭。

「既然沒打算繼續待了,那你問這個做什麼?」嵐有點傻眼。

「因為我沒有旅費,如果要跟妳們一起走,那要負責養我喔。」

水曦和嵐無言的對看一眼。

「好,沒問題。」水曦應許了他。

「太好了!我食量很大,但很挑食,雖然餓的時候就不怎麼挑了,不過我還是希望吃到頂級美味的食物……」他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的基本要求。

「水曦……我可以打暈他帶走嗎?」嵐垮下臉。

「嗯……我現在也想這麼做了……」






(番外篇 某人的弟弟 完)

=======================
終於又寫完一篇欠文了XDDD
寫到一個段落後,覺得真的有好多故事可以再寫Orz
雖然離開始寫的時候隔了好幾天,但這篇寫得過程算漫順的,真好QWQ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美狄亞
  • 頭香~~
    無聊上來看看,發現這篇...
    在天族是天兵,到了魔族還是天兵,就像牛,不管牽到北京還是魔族,牛就是牛啦...
    只是他好可憐,沒名字,只是附屬在克路爾德底下,叫做"克路爾德的弟弟",既然是天族過去的牛,乾脆叫"天牛"好唄
  • 噗XDDD
    美狄亞講得好好笑
    總覺得到最後都讓他沒名字很有趣ˊwˋ

    渺葉 於 2011/01/31 2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