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鎌倉幕府時期,雖然源式政權擊潰了平氏政權,讓兩者之間長久的戰事終於有了結果,但民間依然動盪不安,貴族武家們憑恃著自身的特權,恣意欺壓平民百姓……



牠非常、非常地討厭人類。



「繪理,那隻狐狸還有來作亂嗎?」一名穿著古樸簡單的年輕男子,背著行李,風塵僕僕地從外頭回到屋內,一進屋子就是問他妻子那隻狐狸的事。

「唉……和也……和也你終於回來了……我們的農田與稻苗全被牠和我們養的狗給弄得亂七八糟,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瘦弱的女子支手扶額,一副快昏倒的模樣。

「不會吧?」他心一驚,急急衝至屋後,一看差點沒暈過去。

原本辛苦整理得光滑平整的農地,現在卻變成了一片凹凸不平的濫土,這副悲慘的情景,讓他的整顆心,痛得彷彿快碎裂。

「啊啊啊啊!該死的狐狸啊!」他悲憤地朝天大喊。



「嘻嘻嘻。」躲在樹林旁觀看的小女孩,嘻嘻地偷笑著,眼兒彎彎地,一臉嚐到甜糕那般甜滋滋的快樂。「不枉費小彌花了這麼多時間,還弄得自己全身髒兮兮的,這傑出的成果應該可以讓我連做好幾天的美夢,嘻嘻。」

小彌轉頭看向躺在地上的幾隻狗,動彈不得的牠們一臉兇狠地怒瞪她。「呵呵,雖然我對你們這些犬輩沒什麼好感,不過還真是謝謝你們幫了小彌這個大忙呀!」

因為動不了,所以牠們只能目露凶光地看著小彌繼續自言自語。

「這對夫妻也真笨,養了一堆狗就以為可以阻止小彌破壞他們的農田?真瞧不起狐狸!小彌可是修練百年之久的妖狐,雖功力不高,要制服你們這群普通的犬輩可說是輕而易舉。」她輕藐地撇了牠們一眼。

「哈!但更好玩的是,為了讓這幾隻犬追趕小彌,反而讓自己的田地遭到牠們胡亂的踩踏翻土,比小彌一個人的破壞力還強上許多。嘻嘻,所謂陪了夫人又折兵就是這個意思吧?呵呵呵。」晃了晃小腦袋,爲自己的博學多聞感到沾沾自喜。

她雙手合掌,低喃幾句咒語,變換了幾個手勢,頓時從小女孩的身形縮小至化成為一隻狐狸,雖然沾上了些許泥塊,仍不減牠柔順毛色的光澤。

牠傲氣地搖了搖身後蓬鬆的尾巴,尾端的幾搓紅豔毛色讓牠明顯地別於其他一般的狐狸。牠還刻意跑至和也的面前大大方方地繞了一圈,像在宣告自己的勝利,當和也試圖抓牠時,牠立刻輕巧地迅速溜走,氣得和也火冒三丈直跳腳,卻又無可奈何。

「該死的狐狸!」他恨恨地低咒一聲。

「和也……」繪理怯怯地靠近丈夫,見他一臉怒氣未消的模樣,她欲言又止。

「怎麼了?」和也緩下臉色,雖然說出來的話還是餘氣未消的僵硬,但他並不想遷怒妻子。

「娘家送來了黃豆的種子……種植的時節剛好也和現在差不多,我們要不要改種這些黃豆試試?」

「黃豆呀……」黃豆的價格是不錯,不過不像稻米這般能溫飽……

「黃豆研磨後能做成豆漿、豆腐,還可以做成好吃的油豆腐,過量的黃豆我們還可以拿去買賣。」

「唉……現下稻苗全毀了,只好改種黃豆試試。反正我平時就常到町座去買賣,到時再去向其他人交易些稻米回來就好。」他只期望那該死的狐狸別再來搗亂了……




「金毛的狐狸?」身著華麗服飾的男子搓著下巴,浮腫的眼袋與臃腫的臉泛起令人反感的笑容。「有意思,我可沒想過把狐狸當玩具,或許比那些狗還要有趣。」

我不是玩具……





隔了兩個多月後,小彌又再次化成小女孩的樣貌,一臉輕鬆地蹦蹦跳跳前往和也夫妻的田地。

「嘖,沒想到一修煉就是數十日,長老可真折騰人……咦?」她凝神注視著眼前的農田,訝異著原本應該長著黃澄澄顏色的稻米,換成了綠油油的植物。「怎麼換了這怪異的植物,還是他們氣到把農田扔了不管,導致雜草叢生?」

「噗!」一想到那些人類氣悶的表情,她又忍不住噴笑。「唉唉,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吧!既然這樣,先偷聽一下他們的對話好了。」瞄了眼停在樹梢上的鳥兒,她竊笑一聲,低喃咒語,再加幾個手勢,化成了一隻可愛又靈巧的小麻雀。

「啾啾。」她輕快地叫了幾聲,拍拍兩側的翅膀,飛往那對夫婦居所的窗邊。

「和也,別町有一位叫做平次的人,他對種植黃豆相當有經驗,所以我今早請他來看過我們的田。但他看過後,說我們的黃豆似乎成長的相貌不太好,怕收成後只會成為乾扁的黃豆,這該怎麼辦呢?」繪理憂心忡忡地對著丈夫說。

喔?原來那是黃豆。小彌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她還以為她從沒見過黃豆田,原來早就看了不下千次。那些曾經被她誤認為是雜草的田地,其實種植的就是黃豆。

「這也沒辦法……我們沒種過黃豆,收成不大好是難免的……唉,只能祈禱稻荷神贈與我們豐收了。」

稻荷神?小彌忍不住大笑,發出「啾啾啾」的悅耳鳥鳴聲。

既然他們希望神幫助他們,那她這隻妖狐當然就要破壞他們的希望!

她振翅飛翔,用著雌性特有的鳴叫吸引附近的鳥兒靠近。

「啾啾!」

呵呵,果然得到了眾多回應。

她滿意地在田地上方周旋了幾圈,見鳥群聚集之後,再迅速地飛落至地面,幻化回狐狸,接著用法術揚起土石,惡劣地砸向那群無辜的鳥兒。

「啾啾啾!」

「啾啾!」

一時之間,鳥群慌亂地亂飛驚叫,一坨坨排泄物紛紛墜入綠油油的農田之中。

因聽到不尋常的鳥叫聲而衝出屋外的和也與繪里,看到這一幕全傻了眼。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和也一臉錯愕,心中駭然地認為天有異相,將有天災人禍。

突地眼角餘光瞄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隨即不假思索地把這副異相怪罪在牠身上。他氣得青筋暴露,咬牙切齒地說:「又是那隻該死的狐狸!」

「狐狸?」繪理順著和也的視線飄過去,瞧見了那隻之前常來搗亂的狐狸,牠正望向他們,搖著蓬鬆的尾巴,而那尾巴上的紅毛讓人想不注意到牠也難。

繪理有些豫色地說:「和也,一般的狐狸應該沒有驅使鳥群的能力吧?」她並不認為這群鳥是那隻狐狸所造成的。

「那隻狐狸一定是妖孽!存心來搗亂我們!」

繪理無奈地搖搖頭,心知怪罪任何事物都於事無補。「我去河邊提水,說不定用水沖一下那些汙穢的東西後就沒事了。」

眼見妻子提起屋旁的桶子,緩步走向河邊,他一咬牙,跟了上去。

身為一個男人,再怎樣都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受苦……回頭望了眼他們的農田,他只能安慰自己,說不定繪理的方法會有用……

看到他們倆人垂頭喪氣的模樣,小彌開心地轉了個圈子,愉悅地離去。

等幾個月後他們收成再來看看他們的慘狀吧!

嘻嘻。




「以後這裡就是你的住所。」

不,這裡不是。我所居住的地方是一片可以自由奔跑的芒草,不是一根根禁固住我的竹條。

「別想逃走……我可不想讓這塊熱鐵烙在你漂亮的毛上。」

熾熱的熊熊火焰,在盆裡跳躍……

厭惡的人類……




兩個多月後,黃豆田在和也與繪理的細心照顧下,這幾天終於陸續看見熟成的黃豆夾,雖然時常有鳥兒作亂,但黃豆似乎成長地相當順利。而因為兩人並沒有種植黃豆的經驗,所以又再度請了平次來幫忙看看,沒想到結果大大地出乎了他們兩人的意料外。

「哇,沒想到你們夫妻倆可真有天分,瞧瞧這黃豆飽滿圓潤,也比市面上賣得還要大些,連種植黃豆多年的我,都自嘆不如啊。」平次一臉驚艷,嘖嘖稱奇,忍不住湊近和也耳邊低聲問著:「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秘方啊?方便透漏一些嗎?我保證不會同其他人說的。」

望著平次一臉期待的模樣,和也面有難色:「老實說,我原本以為這塊黃豆田會慘收,沒想到竟能種出如此圓潤的黃豆也是出乎我們夫妻倆的意料外。」

「這樣呀……真可惜,好吧,這次收你們五貫就好。」他失望地擺擺手。

「五……」繪理愣了愣。「什麼東西要收五貫?」

「跑路費呀!我辛苦地特地來一趟,付點錢應該不為過吧?」

繪理為難地看著他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五貫是一般平民約兩個月的生活支出,而她與和也因為這幾季農作物歉收,所以也沒太多積蓄,如果付了五貫出去……

「沒關係。」和也安撫妻子,然後付了五貫給他。

「感謝啊,如果你們發現了什麼好方法再麻煩告知了。」他鞠了個躬後向他們道別離去。

「和也……」

和也笑容滿滿地說:「放心,這次黃豆收成的錢可以賺回好幾倍,五貫沒什麼的。」見繪理緩下憂心的臉色後,他捧起收成的黃豆。「我們拿些黃豆來試吃如何?」

「這田有鳥糞沾染過,你不怕嗎?」繪理對三不五時就天降鳥糞的事仍心有餘悸。

「以前水稻農田都有牛糞,難道妳就不吃稻米了?」和也打趣地回問。

「呃,這倒也是。那……我們來試著油豆腐如何?」想起油豆腐軟香的口感,她忍不住雀躍地期待了起來。

「都好。」看著妻子進屋內料理那些剛收成的豆子,他的心中其實仍對這次黃豆田能豐收的事感到不可思議。「目前一般黃豆的價錢都已經比水稻還高了,這些黃豆應該可以賣出更好的價錢。但……爲什麼呢?難道是那隻狐狸?」他甩甩頭,對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感到好笑。

他走進農田中,繼續採集著熟成的黃豆。




黃豆的採收結束後,過了幾天,樹林邊冒出了一抹身影。

咦?什麼東西那麼香?還原成狐狸樣貌的小彌抬起頭,仔細地嗅聞著空氣中飄散的那股味道。

奇怪,似乎是和也與繪理所居住的屋子內飄出來的。

牠悄聲靠近,見著了原本綠油油的農田成了一片枯黃的雜草,讓牠咧嘴開心地笑著──原來激怒那群鳥的效果這麼大呀!

牠再走近些,發現他們夫妻倆正悠閒地坐在屋簷下,說說笑笑地聊著天,那群他們所飼養的狗兒們也懶散地趴伏在地上。

咦?黃豆田都慘成這樣了,他們怎麼還一臉悠閒愉悅的模樣?

小彌狐疑地想著,往他們的方向再靠近了些,到能聽見他們的對話,但應該不會被發現的距離。

「和也,你吃吃看,這次我保證不會像前幾天那般難以入口了。」繪理夾著一塊三角形的褐色物體,靠近和也的嘴邊。

和也抿緊嘴唇,抗拒了兩秒後,在妻子期待的眼神下投降,乖乖地張嘴咬了一口。

「唔,這次做的油豆腐還不賴耶!」他驚訝地吞下。

「呵呵,之前是第一次煮。第一次難免會失敗,第二次就好多了。」

「好吃。」和也兩三口把那塊油豆腐吞入肚內,笑得一臉滿足。「這陣子辛苦妳了,還好我們的黃豆田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賺了不少錢,總算是放心了。」

什麼!已經收成了?小彌驚愕地看著他們愉快的模樣,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失敗了。

那些鳥爲了報復牠,應該會常常跑去他們田裡呀!怎麼還會收成不錯?啊啊啊!對了,聽說人類會把牛糞當作肥料,該不會那群鳥也剛好達到了同樣的效果吧!

「咦?和也,那隻狐狸……」繪理注意到不遠處的那抹瘦小身影,扯了扯和也的衣袖。

「嗯。」他點點頭:「我在想呀,我們一直認為那狐狸是來作亂的,但說不定牠其實是來幫助我們豐收的,只是我們誤會了。」

繪理微笑著說:「那我們請牠吃塊油豆腐感謝牠如何?」她將一塊油豆腐放在乾淨的盤子上,走近田邊,伸手招呼那隻小狐狸。

竟然說牠是來幫忙的……牠明明是要來破壞的呀……濃濃的挫折感籠罩住牠,一時之間也忘了被發現後要趕快溜走。

「來,請你吃。」繪理大膽地走到牠身邊,蹲下輕輕將盤子放在牠的面前。

小彌回過神,往後大跳一下,直起尾巴兇狠地威嚇著繪理。

「繪理!」擔心妻子受傷,所以他連忙跑過來將妻子拉至身後。

這番舉動也驚動了原本趴臥在地上的狗兒們,紛紛跑過來,見著了盤子上的油豆腐馬上轉移注意力,以為是牠們的食物,興奮地撲了上去。

「嗚!」小彌見狀,生氣地叫了一聲,迅速地竄入其中,叼出那塊油豆腐吃下,然後勝利地挺直身子撇了那群犬輩一眼後,迅速奔跑離開。

事情就發生在一瞬之間,和也與繪理呆愣地看著狐狸離去的方向。

「原來狐狸也喜歡吃油豆腐呀。」繪理拍手一笑,沒想到牠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永遠記得被人類關禁在狹窄籠子中的那種痛苦,人類的施捨只是虛假的仁慈,心情好的時候就牠一些食物,心情不好時就拳打腳踢……

厭惡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