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你又來啦!」繪理撫著肚子,小心翼翼地彎下身,將放著油豆腐的盤子放在牠面前。「你的鼻子可真靈,每次我剛做好油豆腐,你就出現了,呵呵。」

原來這種食物叫做油豆腐。牠低頭吃著,蓬鬆的尾巴高興地甩呀甩的。

好吧,牠可以不承認牠喜歡這種食物,但牠無法抗拒被吸引……呸,什麼被吸引,是接受這些無知的人類的奉納!對,就是奉納,牠可不那群低等的犬輩,需要人類餵食!

「今年的黃豆又豐收了。我們越來越相信你是稻荷神的使者,豐收與吉祥的代表。」繪理笑看著牠:「只不過呀,你是個愛吃油豆腐,只想讓黃豆豐收的頑皮使者。」

嗯哼。牠不置可否的搖搖尾巴。

稻荷神是什麼咚咚牠不清楚,但牠跟豐收一點關係都沒有,正確來說,牠只是單純地想破壞他們的農田,哪知會造成反效果。

繪理望著在田中忙碌的和也,晚霞的溫暖橘黃色灑在他辛勤的背影上,讓她安心又溫暖。

「希望我與和也的子子孫孫也能受到你的庇護。」她的手平放於隆起的肚子,懷有孩子讓她整個人都發散著母性的慈愛光輝,也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期望著孩子們未來安好。

「唉,看來你們這次的收穫又很不錯囉!」之前他們從別町請來幫忙查看黃豆狀況的平次突然出現,並且望著他們的黃豆田興嘆。

「許久不見了。」繪理鞠了個躬,但心中不解他的來意為何。

「唉,我的田被害蟲侵入,這季的收成可以說是淒慘呀……」平次搖搖頭,一臉沉痛。

「害蟲?」和也走向他們,正巧聽見最後一句話。

「是呀,那些該死的害蟲把黃豆葉片啃咬得爛七八糟,害得我這次收成的黃豆各個乾扁,品質甚差呀!」

「這是悽慘……不過我們沒注意過我們的田裡有沒有害蟲。」

「喔?不然我幫你看看如何?」

「當然好!感激不盡呀!」

平次走到田裡翻著葉片,沒多久就發現了一隻圓型小巧的昆蟲,他將它放在掌心上,遞給和也夫妻倆看。「聽說是這種蟲,這種蟲叫瓢蟲,雖然外型討喜,但許多人發現他們常停留在破損的葉面上,所以大家都認為它們就是欠收的元凶!」

「瓢蟲?」和也抓起那蟲子,放在手心上觀看。

小彌也好奇地抬起頭,仔細地看著那只蟲子,圓圓的外殼,鮮紅的顏色中有幾個明顯的斑點。

喔,原來人類稱這蟲子叫瓢蟲,但在牠的印象中,這種蟲子並不會啃食葉片呀?

「不過對我們於害蟲也莫可奈何,已盡力撲殺了,沒想到還是每況愈下,唉……不說了,有件事我很好奇,不知道您倆是否能為我解答?」

「什麼事?」和也搔搔頭,想不出有什麼問題是他可以幫忙解答的。

「就是……你們田裡豐收的事呀!真的沒有秘方?」

「秘方?是沒有什麼秘方,不過……」

「不過?」平次眼一亮,心急地繼續追問。

「自從這隻狐狸來我們田裡後,我們就開始豐收了!」和也指著小彌。

以前他們有種過水稻,但收穫平平,看天做事。

「狐狸?」他僵住了笑臉。「您就別尋我開心了,一隻狐狸可以帶來豐收?」

「嗚!」小彌一聽他這番輕藐的話,氣得齜牙裂嘴。

「唉唉,算了,當我沒問。」那人被瞪得背脊一涼,心中一陣寒慄,直覺快點離開方為上策。「改日再來拜訪!」

呿!溜真快,還來不及施術讓他吃點苦頭,就這麼嚇跑了!哼!牠挺直身子,驕傲地甩了甩尾巴。

「原來這種蟲是害蟲。」繪理好奇地看著和也掌中的小蟲。

「是呀,看來我明天的工作又多一項了!」

「嗯?」

「就是除蟲囉。」

「我也來幫忙。」繪理微微笑著,一點也不覺得做這些事會委屈自己。

「不行,妳好好照顧自己和肚裡的孩子就好。」和也馬上制止了她的動作。

「嗯……好的。」她順從地點點頭。

嘖,除蟲這種小事有這麼困難嗎?小彌隨便施個小法術,就能驅走那些蟲子了。牠看著兩人的互動,無奈地翻翻白眼。

算了,就當作是請牠吃油豆腐的報酬好了,妖狐也有妖狐的自尊,受他人恩惠應當回報,嗯……雖然他們是最討厭的人類……




我最厭惡的,就是人類。

但他這小兵總是偷塞些奇怪的食物到我的籠子裡,還漾著傻呼呼的笑容。見著我被打得厭厭一息,還泛出心疼的淚光,不像其他人那樣嘻嘻笑著。

爲什麼?




十個月後,和也與繪理臉色凝重地看著他們的黃豆田。

和也搓了搓手中有些枯黃的葉片。「怪了,怎麼黃豆葉不如之前那般油亮?」

雖然還未到黃豆收成時期,但這與往常相異的模樣讓他不由自主地擔心了起來。

「咦?不過我們不是沒在田內發現那叫瓢蟲的害蟲了嗎?」繪理抱著懷中剛出生幾個月大的孩子,不解地看著那一片片枯黃的葉子,數量多到讓人心驚。

「嗯……」和也的心也沉甸甸的,不好的預感揮之不去。「自從十個月前,知道有瓢蟲這種害蟲後,就再也沒見著那小狐狸了。」

「是呀……」繪理的神情也染上了一層憂色。「該不會是因為當時那人的話激怒了牠吧?」

「這……」他與妻子對視一眼,明白如果真是如此,那……狐狸真的就是稻荷神的使者了……

稻荷神,就是掌管豐收的神……難道……




町裡最熱鬧的,就是商業街。

商業街到處充斥著攤販邁力的吆喝聲,食的、穿的、玩的,還有五花八門、奇奇怪怪的各種雜物,大部分是旅行商人路經於此,順道出手拋售自己旅途中所購買的稀奇古怪玩意兒。

「啊啊!終於解脫了!」小彌伸了個懶腰,這次她又化身成人類小女孩,蹦蹦跳跳地亂晃。「妖狐長老越來越嚴格了,這次竟然安排了長達十個月的修煉,都快把小彌給悶壞了。」

「油豆腐~新鮮的油豆腐~好吃的油豆腐~快來喔!」

在吵雜的環境中,聽覺靈敏的小彌還是能立刻補捉到那幾個關鍵字─油豆腐!

「嘻,好久沒吃了,每次都讓繪理請客。哼,怎麼能讓討厭的人類一直請呢!」小彌走到攤販的面前說:「我要三塊油豆腐!」

「好的,小姑娘!」攤販迅速地包了三個油豆腐遞給她。「來,小姑娘,算你兩百文錢就好!」他笑得一臉熱情。

兩百文錢?她瞄了一眼招牌:「大叔,上面明明寫著一個三十文錢,三個也不過九十文錢而已,怎麼會是兩百文錢?」

「呃!」他僵住了笑臉,有些心虛地辯解說:「今年咱們的黃豆收成不好,所以價格上漲啦,這牌子是去年的,還沒有更改過來。」

「這樣呀,好吧。」無所謂,反正付出去的錢也只是石頭變的幻術。

小彌邊走邊吃著油豆腐,回想到剛剛那攤販說的話,讓她不禁勾起了嘴角。

既然其他人的田地收成不好,那和也與繪理的黃豆賣價應該會水漲船高,賣得荷包滿滿、笑不容嘴吧?不過呀,這可都是她的功勞喔!這幾個月雖然被長老抓去修煉,但她在臨走時用自己的玉珮施了一個替身咒語,再透過玉珮定時施驅逐咒語……驅逐什麼?當然就是他們人類所說的害蟲囉。

「呦,你今年的黃豆竟然是圓潤飽滿的上級貨!我記得町內近幾年的黃豆田所出產的黃豆,不是大多乾扁且收成不好?」

一聽到「黃豆」這兩個字,讓小彌不禁好奇地回過頭,該不會正巧遇到和也在販賣黃豆吧?

「呵呵,這是小人特別花心思照料的回報呀!」

小彌定眼一看,一位身著高階官職服裝的男子,正一臉滿意地握著手中的小麻袋。而在他身旁的,是位看起來相當普通而且眼熟的農民……呀!就是當初跑來告訴和也瓢蟲是害蟲的那個人。

「嗯嗯,辛苦你了,平次。」

「不會、不會,只是……麻煩吉田大人幫小人於主公面前美言幾句。」

「當然。」他摸了摸唇上的小鬍子幾把,爽快地回覆了他。「往後還有如此高品質的黃豆,就呈上來。」

「好、好的,謝謝大人賞識!」平次連忙鞠躬哈腰。

「那我先走了。」語畢,那位姿態高高在上的人,不等那人的回覆,即緩步離去。

平次緩緩抬起原本低下的頭,前幾秒還卑微的嘴臉轉成了不屑的撇嘴。「嘖,也不知道這些貪官會不會真的幫忙!這幾年收穫差,看到我就像廢物,多瞄個一眼也不願意。」

「要不是後來我發現瓢蟲不是害蟲而是益蟲的話,我可就跟和也他們一樣悽慘了。」

喔?小彌壓住身後的衣物,忘了現在是人型,差點就想甩起尾巴。

該死的人類,竟敢誤導錯誤的訊息給小彌!不知道和也與繪理怎麼樣了?

一轉念至此,牠著急地化身為鳥兒,迅速地飛往他們倆的黃豆田。




「我在家鄉也有看過狐狸,但牠的毛色沒有你這麼美。」

嘖,就是因為我的毛色美,才會被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抓起。

「牠很親近人,而町裡的人也都很喜歡牠。」

嘖,會親近人類的狐狸是自甘墮落!

「我希望你也能像牠一樣,自由地在芒草原上奔跑……可惜……」

小兵,我不需要你這人類同情的眼神。




「大人……今年我們田裡歉收,可否行行好,繳的錢再少些?」和也滿頭大汗地向身前幾位身穿武士服裝的人又是鞠躬又是哈腰。

「不行!規定繳納的金額就是如此,況且你們去年不是豐收?別想把錢藏起來騙我們!」

小彌剛飛至此,就看見枯黃的黃豆田與這一幕。

「啾。」牠停到地面,化回狐狸原型。

「不是的,大人……去年爲了表達對豐收的感謝之意,已特地獻上比規定更多的金額,但今年規定繳交的金額比去年獻上的還高很多,所以……」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對?」其中一人不悅地打斷他的話。

「不……不是……」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

「和也!我……我向娘家借到了!」繪理氣喘吁吁地奔過來,手裡拿了好幾貫錢。「呼……這些……應該夠了。」

「繪理……」和也接過她手上的錢幣,數了數後,將原本不夠的部份補交給一位武士。

那武士浮出滿意的笑容,左手拿著和也繳交的金錢,右手伸向他們剩餘的錢幣:「很好,那這些就當作小費。」

「大……大人?」和也兩手空空地發怔著。

錢袋在武士的手中反覆著一拋一接,扣嘍扣嘍的撞擊聲撞入他空白一片的腦海中。

失去了那些錢要怎麼過活?怎麼辦?

「浪費了我們這麼多時間跟你耗,所以這些就當作給我們的補償,怎麼?不滿嗎?」他動作迅捷地抽刀離鞘,銳利的刀刃瞬間抵在和也的脖子上。

「和也!不……不要!大人饒命呀!」繪理驚恐萬分,深怕他被傷害。

該死的愚蠢人類!小彌怒目一瞪,低咒幾句,施展出最拿手的幻術,一道淡粉紅的煙霧飄往那名武士,煙霧在碰觸到他身上後,瞬間消逝,而原本還威風凜凜的武士顫抖了一下,緩緩放下手中的刀刃,僵硬地將原本想拿來當作小費的錢環給了和也。

「咦?」不只和也感到驚訝,其他武士也納悶著他怪異的舉動。

「還……你……」眼神呆滯僵硬地說出這句話後,他轉身邁開腳步離去。

「咦咦?」其他武士雖然感到莫名奇妙,不過也是快步跟隨著他離去。

和也傻愣愣地看著他們的背影許久,嘆了一口氣。「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這樣也好。繪理,謝謝妳……咦?狐狸?」

他的目光從繪理身上轉移至她的後方,那隻擁有紅毛尾巴的狐狸,牠正目露異光地望向剛剛武士們離去的方向。

嗯?被發現了。注意到他的目光,小彌抬頭看他一眼,尾巴一甩,迅速離開。

「狐狸?」繪理往後看,正巧看見牠離去的身影。「真的……牠終於來了!」

她興奮地握住和也的手,就像走在晦暗的路裡,仍然能見著一盞明燈。

未來,並不絕望。





小彌頓下了腳步,搖著尾巴思考了一會,決定折回去他們的黃豆田。但在瞧見他們笑得抱成一團後,卻讓牠開始納悶了起來。

愚蠢的人類,總是傷害別族,傷害同類,但也是有奇怪的人類,就像那個小兵一樣……

低喃幾句咒語,解除了之前施展的驅蟲咒,重新布下新的咒語。

雖然無法改變這次的收成結果,但重新把那些小蟲子招回來牠倒是可以做到。

不過呀……還是暫時待在這裡吧……免得那群蠢人類又來找麻煩……

牠遙望著遠方那抹邪魅的火紅夕陽。當日落時,通常天空是溫暖的橘黃色,但偶爾天空會轉成鮮豔的紅色,人類稱之為逢魔時刻,解放妖魔至人間作亂的時刻。

嗯,就像那天……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瓢蟲是益蟲不是害蟲喔

    害蟲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芽蟲

    而瓢蟲會吃芽蟲

    小彌真可愛哪=v=
  • 恩恩~~沒錯
    真高興你喜歡小彌XD

    渺葉 於 2011/04/24 17: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