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捂著頭,滿臉錯愕。「妳講什麼我聽不懂……而且妳打我做什麼?」

呀,對喔!既然這位大叔是這遊戲中村子的人,那他應該就是所謂的NPC囉!所以他剛剛講的都是真的?

我瞄了眼他頭上的綠色字體。「呃……真是抱歉,班塔倫特大叔,是我誤會了。那可以請問一下神是什麼嗎?」

班塔倫特又再度張大了嘴巴,一副看到外星人的表情。

「妳連這個也不知道?」

「嗯……對啦!」被他那副像看見異類的眼神緊盯著,丟臉的潮紅忍不住襲上臉頰。

哄呦!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我就會先去看一下遊戲設定和故事背景了。沒想到平日在魔獸叱吒風雲的我,現在竟然淪落到被當成白痴的地步……難道這就是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翻版嗎?我忍不住在心裡自怨自哀了起來。

「喔……」似乎平息了心中的驚訝,班塔倫特勉強笑了出來。「嗯,還好妳還記得我的名字,這就夠了。」說歸說,語氣聽起來非常的自我安慰。

名字?名字不是就在他頭上……等等,頭上?!

再度抬頭看向班塔倫特頭上的綠色字體,我才意識到這非常不合常理的情況,差點震驚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你……你的頭上飄著你的名字!」

「什麼?」班塔倫特疑惑地抬頭看向上方。「沒有東西呀。」

沒有?我揉揉眼睛,當眼晴再度睜開後,眼前的情景依舊未變……綠色的字體仍然飄在班塔倫特的頭上!呃,該不會我也有吧?昂首向上一看……哇!還真的有白色的字體寫著小葉子!

頓時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這種平日所熟悉的遊戲場景,轉換成親身體驗的現實模樣時,真的很好笑。

看來名字底下的紅色圓柱形長條應該就是所謂的血條,藍色的則是魔法用……

「怎麼了?」班塔倫特關心地問。「小葉子,妳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下?」

「啊?不、不用,請跟我說一下如何成為守護者吧!」我回過神,趕緊問出現在最重要的問題。

「嗯。」班塔倫特點點頭。「在遠古的亞特雷亞的世界裡,神創造了十二名主神來對抗凶暴殘忍的龍族。而守護者,則是僅次於主神的存在,普通的人類必須經過重重的考驗與生死的挑戰,才有可能覺醒成守護者。」

「在一千年以前,一次龍族與主神的和平談判會議中,談判決裂,激烈的戰鬥使得支撐亞特雷亞的永恆之塔崩裂,整個亞特雷亞分成了南北半球,十二位主神也只剩下十位主神,他們分別逃往南北半球。分裂後的亞特雷亞,北半球稱為魔界,南半球則是天界。」

「喔。」我似懂非懂地點了個頭。不是很了解這番故事背景,但關鍵的字眼我可沒放過。「所以我只要通過考驗,就可以當上守護者囉?」

「那可未必。」班塔倫特搖搖頭,有些感嘆的說:「有些人終其一生都無法順利覺醒……」

「什麼!靠,還有沒有百分之百覺醒這回事喔!」我一聽到這,臉色瞬間刷白,忍不住再次激動地抓起班塔倫特的衣襟前後搖擺了起來。

「咳、咳!停……」班塔倫特難受的脹紅了臉。

「……抱歉。」突然意識到他快葛斃的臉色,我終於讓情緒冷靜下來,再次尷尬地道歉。

看來我的壞習慣要盡快改掉,不然一不小心就會把NPC掐死了……呃,不知道殺死NPC會不會被抓去關……

擺脫束縛後,不斷咳嗽順氣的班塔倫特,絲毫未察覺某人正滾動著骨碌碌的雙眸直盯著他看,像是正打算偷做淘氣壞事的小孩。

「唉……本來就是這樣了,覺醒這件事也只能靠修煉不段累積自身的能力,其他的就只能看命運的安排了……喂喂!妳、妳做什麼!」

我拿著班塔倫特剛剛遞給我的玩具槌,朝著他身上一陣胡亂敲擊。東敲西敲,敲得他吃疼地大喊出聲、拔腿落跑,而我當然是跟上去死命地追趕敲打。

「別跑!讓我打!」

「妳……妳!」被追到上氣不接下氣,班塔倫特只能氣憤地邊跑邊回瞪。

「打到了!」彷彿得到了莫大的成就,我滿足地漾出了愉快地微笑,但手中的鎚子可未停下攻勢,窮追猛打眼前無辜的NPC。

「別再打了!」班塔倫特忍不住停下腳步哀號出聲,差點沒跪下來請求高抬貴手。

「喔……好吧。」班塔倫特可憐兮兮的落魄模樣,終於勾起了我的一絲良心。在放下槌子時,突然注意到他頭上的血條並未短少。

疑?難道我的攻擊是傷害不了NPC的呀?

見我停下了追打攻勢,班塔倫特馬上跑離我,遠遠地向我說:「那……那裡有很多雜工,要修練能力就去打他們!他們才是任務要消滅的對象,不要再往我身上猛敲了!」說罷,他立刻毫不猶豫地轉頭急奔離開。

呀?NPC跑了?第一次看見有NPC會落荒而逃的……呃,好吧,我承認他的舉動跟我是有直接的關係……

算了,目前只好照著任務做,總有一天應該能成為他剛剛說的守護者!不過……雜工在哪?

「有了!」走沒幾步路,就看到一群頭上飄著黃色字體的XXXX雜工,正悠閒地在眼前的美麗遊戲場景裡晃來晃去。

我眼神瞄到了其中一個雜工,他的頭上突然出現奇怪的幾個圖案,每個圖案上頭各別寫著一些字。我直覺地唸出其中一個……「大地報應。」

一串好聽悅耳的咒語聲響起,我的雙掌發出了瑩白色的光芒,從微弱的光逐漸形成光球,過程大約一兩秒,接著……球竟然飛出去直接命中了那隻雜工!

「哇!」當我還在為這一切神奇的事驚愕發愣時,那個被打中的雜工已氣沖沖地衝向我而來。「喂喂喂!別過來……我叫你別過來呀!」我緊張地胡亂揮舞著手持的鎚子,希望能嚇阻他的攻勢。

真的超級擔心自己真的會在這個世界中掛點。

但他彷彿聽不懂我的喊話似的,毫不猶豫地高舉起他的鎚子就跟我對敲了起來。

「咦……」傻眼的看著一個又一個白色數字從我身上蹦了出來,紅色的數字則是從他身上噴了出來。敲沒幾下,雜工哀號好大一聲就倒地不起了。

「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攻擊時竟然可以敲出數字……這些數字應該也就是所謂的損血量。

甩甩頭,讓自己冷靜下來。其實這也是蠻正常的,大多遊戲都設計攻擊的傷害數值會隨施放的招示彈躍而出。但拿到現實來看,這種情況卻真的很令人發笑。

轉看向那無辜的受害者。「這應該就是遊戲中的怪物。」他的身上泛出了剛剛沒有的藍色晶瑩光芒。

靠近他的旁邊,探手摸了摸那團發自他身體內的藍光,而那團藍光在我碰觸到的那一剎那間,轉成了一塊不明物體。在我撿那個物體後,雜工的身體隨即淡化在空氣之中,消失無蹤。

「這是?」灰色的字體,上頭寫著……喔,好像是垃圾物品,拿來賣錢的,不過……「我要怎麼收在背包裡?」

感覺「三條線」外加「囧」字再度浮現於我的臉蛋上。「遊戲裡應該都會有收藏東西的背包吧?總不會要我拎著這些破爛或者藥水打怪吧?」

這樣的話,豈不是遇到怪就要把手上的東西往地上扔,先拿出武器打打打,沒血了再從地上撿藥水喝,打死怪後再把垃圾撿起來……打個怪像是在拾荒也太誇張了!別妄想叫本姑娘做這種丟臉的事!

還是有個袋子可以裝?突然想起一絲線索,我低頭看向腰際,試圖找出像是袋子的東西。「是這個嗎?」果然我的腰帶旁掛著一個小袋子,我拿起它觀察了許久。

「怎麼那麼小。」狐疑地將剛剛拾取到的物品丟進去,那袋子彷彿像是一個怪獸般立刻吞了進去。

「啥鬼!」我嚇了一大跳,下意志地把袋子給扔了出去,但扔出沒多少距離,它又自動飛回到我的腰際掛好,宛如剛剛的一切只是我的幻想。

「這是什麼情形……」一陣欲哭無淚的複雜感觸從心中湧上。

可惡!我豁出去了!就算有可能連自己都被吸入袋子中,我也要試看看!

閉上眼,做好視死如歸的覺悟,我伸手探入了腰際的袋子之中。

手臂整個深入了袋子,卻碰不到底,感覺很像袋子只是一個口,裡頭的空間卻是無窮無盡。「咦,這是什麼?」突然碰到了一片物體,我抓住它,將它拉出袋子外頭。

一本像是冊子的東西,看起來不只一、兩頁。

封面寫著:小葉子,等級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安諾拉
  • 阿哈哈....

    寫得真像親身體驗...

  • 喔@o@~~
    那是因為我很努力地在想把自己丟進去時
    會發生什麼事呀XD

    話說我連技能的名字都忘了Q.Qa

    渺葉 於 2010/01/11 16:43 回覆

  • 瑟蓮娜
  • 噗,這回真的輕鬆又有趣
    寫得生動XD

    我也想打NPC XD
  • 哈哈XD
    每次看到NPC那長長的血條,都會在心裡想打起來不知道是何滋味....

    渺葉 於 2010/01/12 09:35 回覆

  • 安諾拉
  • ㄏㄏ...

    我看NPC會喊救命><

    先回打你幾下就落跑....

  • 其實NPC很兇悍的Q.Q~
    落跑....是去烙人吧>Q<~~

    渺葉 於 2010/01/13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