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大錘打大名蟹的威力這麼驚人……

更沒想到大名蟹有被吃掉的一天……

開始同情可憐的大名蟹……

請看以下VCR重播。



「喝啊!!」如同平地落下一道巨雷,索菲亞發出振奮的大喝聲,使力揮舞大錘。物體與大錘互撞時,那「碰咚」的沉悶聲響憾進了大家的內心,忍不住身子輕顫一下。

「大姐好兇猛。」傑利敏捷地閃過大名蟹巨大鉗子的攻擊,正好湊到米米身邊,他略微分心地與她說話。

「是呀……」她鬆開緊繃的弓弦,「咻」一聲,箭準確地打擊在大名蟹身上,絢麗的閃電火花迸發,吱吱作響。她用的是麻痹瓶,藉由攻擊時所具有的摩擦力讓物質產生麻痺效果,在多次攻擊後,魔物體內的麻痺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讓它暫時性地陷入麻痺狀態。

但瞬間威力遠遠比不上前方那豪邁地左揮右擺大錘的索菲亞。

雖然不是沒碰過持著大錘的隊友,可是很少看到能這麼靈活地閃避與攻擊的獵人,她甚至靈活到讓人覺得那大錘輕如羽毛。

「傑利!往右邊滾!」索菲亞突然朝傑利大吼。

傑利隨即依照索菲亞的指示滾向右邊,剛好是大名蟹的後側,而大名蟹橫著身子,擺動它細長的尖腳迅速往傑利剛剛所站的位置移動。

「還好!」傑利嚇出一身冷汗。如果沒閃過來,早就被它撞飛了。

「走開!走開!」索菲亞又是一聲吆喝。

傑利緊繃身子往另一旁跑去,而索菲亞正將她的氣力集中在大錘上,殺氣騰騰地朝大名蟹快跑過去。

「看我的!」靠近大名蟹後,索菲亞手一鬆,身子一旋,大錘畫出圓滿的圓弧形,以索菲亞為中心點旋轉,如同一個小颶風般掃向大名蟹。

「吱嘎嘎嘎!」淒厲的慘叫聲從大名蟹發出,破裂的甲殼掺雜烏青的血液噴散各處,微微顫顫的模樣不死也只剩一口氣了,悽慘的讓人不禁同情了起來。

「呼……應該差不多……痛!」索菲亞皺起眉頭,以為它沒有反擊能力而正想靠近時,冷不防地被它突然揚起的鉗子劃了一道傷口。

遠方三隻利箭如閃電般疾駛而來,射穿了大名蟹鉗子的甲殼,給予它致命的最後一擊。

「沒事吧,索菲亞?」她放下弓,跑至索菲亞身邊檢視她的傷口。

「小傷,沒事。」索菲亞搖搖頭,有些納悶地問:「倒是米米妳不怕那隻大名蟹又爬起來攻擊妳嗎?」看她毫不在意地經過大名蟹身旁,似乎很篤定它不會再次反擊。

「嗯,它已經沒氣息了。」她老實地回答。

「喔……」索菲亞瞇起眼,米米這句話在她心中盪漾起一陣漣漪。聽說一位優秀的獵人能感知魔物的氣息,配合著魔物的氣息做出應對……

「索菲亞大姐!」傑利的雙眸閃爍著燦爛的光芒。

「怎麼了?」

「我我我……我可以把那隻大名蟹煮來吃嗎?」雀躍興奮的口吻像一道美味的佳餚已在眼前般,只差口水沒流下來了。

米米和索菲亞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問題。

「呃……你可以試看看……」她不保證能吃就是。

「耶!謝謝米米!我最愛吃海鮮了!」

祝你吃的開心。米米和索菲亞不約而同地在心裡為興高采烈的他祝福著。




夜晚。

米米凝視著遠方高高突起的塔,心中的踟躕讓她難以入睡。

到底……到底該如何才能擺脫過去的記憶?垂下的眼瞼裡埋藏著灰暗與陰澀的情緒。

披上外套,打算到梅傑波爾多廣場散心。

「主人要外出嗎?」

回頭看向那嬌小的身影:「嗯,美利那。」

美利那,她的家貓,負責管理她出門狩獵時家裡的事務,包含整理房間、打掃,或者是煮一頓美味的大餐讓她享用。對她而言,美利那就像家人一樣,能一起聊天,一起玩耍,一起睡覺。

成功的獵人背後有隻能幹的家貓──這是美利那奉為圭臬的一句話。

「路上小心,主人。記得偶爾要回來一起吃飯喔,喵。」

「好。」她點點頭。

這一句簡單的話總讓她心中備感溫暖。

回來一起吃飯,是要她活著回來一起享用美食,這句簡單的話,言下之意就是要她好好保護自己,別傷著。

「我出門了。」

推開房門,迎面而來的風,涼爽而舒適。蟲鳴歌唱,風音和聲,漫步的走道上盡是平和的氛圍。

忘卻了過去,忽略了未來,只有現在,貪婪地享受著現在的寧靜。

人聲隨著她緩慢的腳步逐漸清晰,她知道她快到達梅傑波爾多廣場了……也沒什麼不好,早點夢醒罷了。

到達廣場後,果然還是有人在等待著招募的同伴到來。部份魔物在夜晚比較好狩獵,所以晚上出團的隊伍早已見怪不怪。

下意識地踏步到徵人看板前,從最上頭順著看下來,再從最左邊看到最右邊,然後……僵住。

不會吧?真的有人想挑戰那個魔物?她緊盯住右下角的徵人公告。

任務地點是塔沒錯……任務魔物是……

「妳想加入嗎?」

她被突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轉身看向那人,一個高大而陌生的男子。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