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平靜的夜晚。

風推著雲緩緩游移,似有若無的點點亮光瑩墜在夜空中,一道又一道的淡色光瀑由最深黯的高空中往地面灑下,隱隱交疊出夢幻而絢麗的光景。

但一樣讓她討厭。

這種無隱遁形的感覺,就像她此刻的心情,忐忑不安的情緒不斷越過她平靜的思慮,想遮掩也遮不住。到底……夜找她要做什麼呢?

走著走著,她突然將自己的身形影藏了起來,以幾乎無聲無息的姿態繼續往前進。這幾個月來,她不斷的努力精進自己的實力,但沒什麼可以展現的機會……她想,今天來個惡作劇好了。

水曦嘴角淺淺地漾著微笑。夜在哪呢?

「夜。」一道低沉的女性嗓音,突兀地在靜默的黑夜裡響起,也在水曦心中撩撥起一圈又一圈波紋。

是誰?她緩下腳步,看見前頭不遠處一具人影逐漸從透明中現形,那是……

「菲伊娜?」與那現形人影面對面的,是另一個倚靠在樹旁的人──夜。

「妳來這裡做什麼?」夜語氣中的疑問,讓水曦明瞭菲伊娜並不是他今天另外有所邀約的人。

那,菲伊娜為何到這來?她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氣息藏的更深,不想讓他們發現到她的存在。

「找你。」

「嗯,有什麼急事嗎?」

菲伊娜沉默了一會。「不……不算急事,但非講不可。」

「嗯?」依然是不急不徐的回應,似乎菲伊娜的話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我……喜歡你,晨燁軍團長。」

夜和水曦都傻愣住,對菲伊娜所說的話,一點都沒有心理準備,也從來沒想過她會說出這種話。

夜不發一語地看著菲伊娜。空氣彷彿凝滯了一般,所有人都沒有任何動作。

「妳……不是喜歡晨祐亞?」終於,夜開口問了她。他一直以為她喜歡晨祐亞,所以他刻意安排她做為暗之部隊的副部隊長,除了實力夠格外,讓她有所機會也是他做這決定的關鍵。

「不,我喜歡的是假扮成晨祐亞時的您,並不是晨祐亞部隊長。」

夜陰沉著臉,回憶起他扮成晨祐亞的模樣時,菲伊娜確實是常緊跟著他不放,所以他才以為菲伊娜喜歡晨祐亞……但,她怎麼知道?

「妳怎麼知道我假扮成晨祐亞?」冷淡自持的聲音,絲毫未因她的告白而失去了平常的冷靜。他在意的,只有她為何會知道這件事。

「我注視您許久了……從剛進入軍團開始……雖然我並不知道為什麼您和晨祐亞部隊長常常要互相交換身份,但我看的出你們之間的差別……」總是高傲難以親近的她,眼底裡竟是滿滿的傾慕。

這次夜沉默的更久,似乎在思考該如何開口。

「……抱歉,我無法給妳,妳所想要的。」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直接回絕菲依娜的愛慕。就算結果會失去了一個好部下,但也不該讓她在持續抱著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我知道。」菲伊娜慘澹的臉色,與她淡漠的話語並不太相符。「您喜歡的……是水曦,那個剛進軍團的女孩。」有時候,太過敏銳的觀察力,只是帶給她更多的痛苦與傷害。

「所以妳才對她帶有敵意?」夜有些明白了菲伊娜為何會對水曦持著不太尋常的態度。

「第一次,您與水曦在這見面時,我也在場……只不過隱身起來,沒被你們發現。」

夜皺起眉頭,沒想到菲伊娜竟然時常會偷偷跟蹤他……而且似乎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不、不,我只擅自跟過您幾次,總數絕不超過十次!」菲伊娜看出夜的不悅,連忙解釋:「我是擔心您會有危險,所以才守在您附近的。」

夜輕嘆了口氣。「嗯,我知道了。謝謝妳,但……就僅止於此,好嗎?我有足夠的能力自保。」

「是……」菲伊娜轉過身子,背對著夜。「那我先離開了。」她非常明白自己一點希望也沒有,只是……只是想來讓自己完完全全的死心……而當淚珠不受控制地滑落時,她知道,她該離開了……

「唉……」夜又再度嘆了一口氣,背倚靠著樹幹坐下,望向菲伊娜逐漸遠去的背影,沉重的心情卻未因她的離去而消失。

「夜。」水曦解除了隱身,現形在他的眼前。

「妳都聽到了?」夜沒有絲毫驚訝的模樣,似乎早知道她已在此。「來,坐下吧。」他招手要她坐在他身旁。

水曦遲疑了一下,夜的動作讓她回憶起許多以往所發生的事,包括了剛剛菲伊娜所提到的第一次在這碰面……但她還是走向了他,一如從前。

或許,在她還未意會過來時,早已喜歡上他。

「對了。」夜從懷裡拿出一顆不起眼的乾燥種子,放入嘴中用臼齒咬碎,讓種子裡頭微薄的奧德之力流入體內。

他往四周探頭查看了一會後,才滿意的點點頭回到水曦身旁。

「你在做什麼?」水曦疑惑著夜這奇怪的舉動。

「這果核叫識破種子,可以暫時看穿隱形的人事物。」他可不想再讓其他人窺伺到他們之間的事。

「讓我探查就好了,最近剛學會看穿。」身為殺星,不只要學會隱身,還要學會偵查與看破他人行蹤,才能稱作是一位優秀的殺星。

「嗯,很好。」夜點點頭,水曦的進步比他想像中還要快速,這是一件相當好的事,畢竟……他們沒有多少時間了,再過幾天,前往深淵的行動就要展開。

「那個……關於菲伊娜……」水曦雖然心中很猶豫,但還是忍不住問出來。

「她只是一位好部屬。」他很直接的道出他對菲伊娜的態度。「但我沒想到她……呃、對我有好感。」是真的蠻意外的。

「何止好感,是崇拜、敬愛與戀慕吧。」水曦輕哼一聲。

夜淺淺一笑。「怎麼?吃醋了?」

「哪有!」她瞪大了雙眼,狠狠瞪了他一眼,打死她都不會承認吃醋這件事。「除此之外,她為什麼叫你晨燁?你又為什麼要一直讓大家叫你夜?」

晨燁是夜的本名,她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見面時,他介紹過自己的本名,但卻又說大家都叫他夜。當時他們並未熟到可以直接探知對方的一些事,而她也對他沒什麼興趣去瞭解……直到今天聽到菲伊娜提到了這個名字,她才想起這個問題。

「名字呀……」他若有所思地凝視著水曦,吐出這句近似低喃的話後,就不再繼續說話。

「嗯?」水曦被他看的有點不自在。「名字怎麼了?」

夜長長地吁了口氣。「要從很久遠的故事開始講起了。」

「很久遠的故事?」

「嗯,我們兩個家族間的預言……」

創作者介紹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我第一個看的=ˇ=(謎:是你太閒了吧)
    那個久遠的故事是甚麼呢???
    (謎:慢慢等吧你)(偶:你囉唆 去死啦!!)
    (謎:我說錯甚麼了)<<<他死了
  • 謝謝再來探望XDDD

    請待下回分曉(踢飛

    渺葉 於 2010/07/26 09:56 回覆

  • Penny
  • 啊 以為有更刺激的XDD ((?
    痾 別管我 想到哪去了 XDDD" ((汗

    下一章快出啊=ˇ=b
  • 他們兩人一直讓我刺激不下去....囧
    比起梅露卡那對,這對算是白開水XDD
    改天再來試看看(遮臉

    渺葉 於 2010/07/26 19:05 回覆

  • Pisces
  • 啊啊啊啊啊啊~~~~~~
    菲伊娜竟然喜歡夜?! @ @
    名子的由來.... 好想看啊啊啊啊啊~~ xD
    快出唷 加油! xD
  • 啊啊啊~~~(跟著叫)
    謝謝留言~~~~我會加油的(淚

    渺葉 於 2010/07/27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