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鎧甲製作場裡,鏗鏗的敲打聲不停響起。灼熱的熔爐不停吞進未提煉的礦石,吐出一塊塊熔成方形的金屬塊,這些金屬塊是製作裝備的基本材料,再來則是將這些金屬倒入模板鎔鑄成基礎的模型。經過一番細心調整打造後,最後鑲入一些其他裝飾品、與其他部位結合,就大功告成了。

製作裝備,最讓人期待的,就是當奧德之力與材料成功融合後,偶然所迸發的特殊力量。那股力量能加強這件裝備的屬性,使其成為極品中的極品……但這種偶然,機率實在不高。而世人將這些擁有特出力量的裝備冠上「閃光的」之名,讓它們與其他的裝備做出區隔。

據說有學者專門在研究這股力量是否有既定的程序,能促使它必然發生。為了找出這必然會發生的條件,他們參考了曾經做出這類名為「閃光的」裝備的製造者,希望能統計出是否有一定的流程或事前準備,能造成奧德之力與材料間的力量迸發。譬如:在某座製造台的某個方向製作某樣物品,得到「閃光的」物品機率會大增;或者,伴侶站在身旁時,因為愛情的力量會使機率提高;又或者,在製作前先求神問卜一番,再以虔誠的心去製作,聽說機率也會提高。

但種種傳言與研究,都未被世人所認同,因為……應該真的是機率問題。



他後悔了,真的很後悔答應要幫她做裝備。

瞪著旁邊的女人許久,很想叫她安安靜靜的等他製作完成,但……

「喂,你這王八蛋色狼,我的胸部哪有這麼小!」梅露卡氣嘟嘟地指著克路爾德手上的胸甲片,對他所製作出的胸型大小很不滿。

「是嗎?」他的頭開始疼了起來。「差不多吧?」難道還要他先親自摸幾下後,再來打造嗎?

「哪有!明明我的就大很多!」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些什麼,她以前根本不會在意身材好不好這件事,甚至想藏起來就藏起來……但無論如何,她現在就是不想讓這男人看輕她的身材。

「美人,別理那小子了,我來幫妳打造一個更高級、更合身的裝備如何?」一旁突然插入一位男性路人的問話。雖然講的話裡都是堂堂正正的、看似好心的幫忙,但那雙色瞇瞇的眼睛,不管怎麼看就是別有心意。

但他並不知道在他之前,已經有超過十個人講過與他同樣的話了。

「不了。」梅露卡也沒給那男子好臉色,心中一陣煩悶:「算了,不管了,克路爾德,你快點作出來給我就好。」

這番話氣得克路爾德牙癢癢的。要不是這該死的女人一直東一句哪不好看、西一句哪不適合,照他平常的速度,早就已經完工了,結果她竟然還催促他快點作出來!不過看到身旁還站著一堆色瞇瞇,似乎別有意圖的男子們,他決定先把手上的裝備完工,趕緊帶梅露卡回家後,再好好教訓她。

「呼……好了,差不多快完工了……咦?」克路爾德驚訝地看著手中剛完工的鎧甲,發出一層特殊瑩瑩的亮光。這是……

「怎麼了?」梅露卡也好奇地探手撫過鎧甲平滑的表面,那層瑩亮的微光讓她有股熟悉的感覺,很像是奧德之力。

「嘖,竟然製作出一件『閃光的』裝備了。」他感到很不可思議。

「真的嗎?」梅露卡開心地接過他手中的鎧甲,興奮地舉起來觀看。

瞧著她樂不可支的模樣,讓他的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突然覺得幫她作裝備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克路爾德。」

「嗯?」

「我可以把這件拿去賣嗎?」無敵燦爛的大笑容。

「……休想。」收回之前的話。

該死的女人!



該死的自大男人!

梅露卡第N次在心裡咒罵她眼前的男子。

剛回到克路爾德的居所不久,他就突然冒出一句讓她火冒三丈的話。

「你剛剛說什麼?可以再說一遍嗎?」她皮肉不笑地瞪著他,渾身上下充滿了腥風血雨將來的氣勢。

「我是說,以後沒有我在身邊,不准妳獨自外出。」彷彿沒看到梅露卡怒氣騰騰的模樣,克路爾德好整以暇地重複他剛剛所說的話。

她簡直快被他氣炸了,莫名其妙被他買下來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要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我才不要答應!」她扭過頭不想理他。

「妳沒有選擇的權利。」左手輕輕撫上她的臉頰,語氣堅定地不容置喙。

「哼!」她反應迅速地回過頭,狠狠咬住他的手背。

克路爾德皺起眉頭,但沒縮回手,也沒有阻止梅露卡,只是靜靜地與她噴火的美眸對看著,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

「嗯……」嘴巴咬得有點酸……不過,不能認輸!梅露卡以充滿毅力與殺氣的眼神瞪著克路爾德,不自覺地逐漸加重牙齦的力量,齒痕越陷越深,直到那一絲血腥味滑入她的喉嚨,她才回過神。

「噁?」這股噁心的味道是……血?她的牙齒流血了嗎?不可能呀……

原本怒氣騰騰的雙眸,一點一點染上了迷濛的疑惑,看著眼前無動於衷的男子,她緩緩鬆開嘴巴的力道,將視線轉移到他的手背上,兩排齒痕深深地烙印在上面,讓她愣怔了起來。

「不咬了嗎?」他挑了挑眉頭,不把這點疼痛與小傷看在眼裡。

「你是被虐狂嗎?」回過神,她氣悶地瞪了他一眼。說不出為什麼,她的心情比剛剛更糟糕了千萬倍。

他伸出另外一隻未受傷的手,輕輕撫摸著她蓬鬆柔軟的髮絲。「只是希望能讓妳氣消。」

「所以你現在要貢獻出另外一隻手?」她不懷好意地看著他完好無缺的另一隻手。

「這可不行,右手很重要的。」他半開玩笑地把手縮回來。

梅露卡愣了一下,忍不住噗哧噴笑出來。「你這男人真的很討厭!」讓她又氣又好笑。

「妳呀……」克路爾德搖搖頭。「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一堆意圖不軌的人嘗試著想接近妳。」

「所以呢?」她皺起眉頭,不懂他為何突然冒出這句話。

「所以為了妳的安全,妳必須要由我陪伴才能出門。」因為想不出原因,他只好採取這下下之策。

梅露卡張大嘴,很詫異這種話會從他口中聽到,不過……「你確定你應付得來?」

「應付什麼?」換克路爾德疑惑地問。

「你看起來能力不怎麼樣,如果我發生什麼事,你能應付得來嗎?」說到底,就是對他的實力完全沒有信心。

「喔,是這樣嗎?」他的臉僵了一下,想扯扯嘴角微笑,反而看起來更嚇人。

「呃……我實話實說咩。」梅露卡瑟縮了一下,但不怕死的精神讓她接下去說:「你看起來弱不禁風的……」

「嗯哼,不知道是哪位今早打輸我……到底是誰呢?太弱了害我都想不起來。」他笑得一臉欠揍的模樣,表情與這句話很明顯地是在挑撥嘲諷「某人」。

「你……你……」氣得她瞪大美眸,像是要吃了他般,狠狠地磨了幾下牙齒。

「怎樣?」

「就不信打不贏你!」毫不考慮地猛撲過去!

啊啊啊啊!她要報今天早上的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enny
  • 啊啊啊啊啊~~~~~
    刺激的來了♥ ((喂

    快加油我要第七章QAQ ((炸
  • 噗XD
    努力擠出下一篇Q.Q~

    渺葉 於 2010/07/27 09:35 回覆

  • 路人甲
  • 梅露卡啊...
    我看你在練個1xxx年你還是打不贏他吧((遭砍
    克路爾德...
    你乾脆把他堆到床上好了((遭打
  • 快五點的回文(驚
    要請他們兩個送你到床上去嗎(大誤

    渺葉 於 2010/07/28 09:23 回覆

  • 路人甲
  • 他們兩個上床(大誤)跟我有甚麼關係= =
    (謎:凌晨5點不去睡當然要丟到床上)
  • XDDDD
    當然沒關係,因為你是路人....(好像越描越詭異

    渺葉 於 2010/07/28 20:24 回覆

  • yukizypher
  • 超喜歡這種歡喜冤家~~總會笑點連場XD

    之前看梅露卡..總覺得是成熟的女性
    看了這篇才發現她出奇的純真!!
    還是在命定的人面前,女生總會不自覺幼氣起來呢?!
    (希望是後者,個人偏好對對方一定要顯得「特別」=W=~~)

    還有…怎麼我覺得克路爾德已經潛意識把梅露卡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看得出他是個理智型紳士派,雖然有時覺得他是被梅露卡拐的……
    但……老哥你手腳也不免太快了吧=口=!
    不過
    也不賴呢!><~~
  • 看到小零這麼多篇的回覆,真的很感動
    而且我真的很喜歡看小零的留言呢>.<

    寫這一部比較困擾我的是太過親密的劇情,怕太過煽情,也怕太過理智
    尺寸的拿捏好困難Q~Q
    可能後面會爆走也說不定XDD

    渺葉 於 2010/08/02 09: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