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淵透過傳送門回到聖天界,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從開始在深淵探索遇到龍族,也不過是一天的時間。

但就在這幾個轉瞬間,他們的世界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改變了……



晦暗的深夜裡,難得的厚雲籠罩,完全看不見平日閃墜著光芒的星空,只有一層又一層交疊的雲之波浪。

腳步磨娑樹葉的聲音,沙沙地在這孤寂的夜晚響起,一步又一步,緩慢卻有規律地踏向前方。

水曦輕輕揮開低矮的枝啞,獨自漫步在她所熟悉,卻又像是剛認識的地方。她依循著以往的步道,但灰色的夜晚卻讓她模糊了記憶。在過去,這兒總是星光璀璨,讓人厭惡的光亮,然而今天卻黑雲攏聚……在她需要光芒的時候,連天神都不願意大方地施與嗎?

到達了湖畔旁,原本湖面晶亮的反光全消失殆盡,只剩下黑壓壓的一片水面,像死水一般,沉重而無力流動。

今夜,只有她一人。

從深淵回來至今,已過了六天。在這六天之中,也發生了很多事。

第一天,嵐自從昏迷後,直到今天都沒有再醒過來,好不容易退下的高燒,卻因夢魘折騰得頻頻再度復燃。但比起高燒,她不斷從體內流散的奧德能量更讓他們著急,不管是詢問哪個歷練資深的守護者,他們都說從沒遇過這種狀況……

到底,要怎麼才能拯救嵐,羅克你又在哪裡?這道謎題,至今日仍舊無解……

第二天,克路爾德與梅露卡忽然失蹤,只在家裡的桌上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出門散心幾日。

她望著空洞洞的屋子,奇怪……不過是少一個人,為何卻覺得屋子好大好大,大的似乎快將她吞噬入黑暗之中。

第三天,從嵐家探病完後,路經軍團訓練場,但裡面沒有半個人;軍團招待所只有舒雅一個人在櫃檯裡,似乎哭了很久很久,眼睛腫得像兩粒核桃,也沒精神和人說話;聖天界酒吧還是一樣熱鬧,只不過他們在討論的話題是曙光軍團這次私下前往深淵,還有發現阿斯特里亞遺跡的事,而她,沒興趣去聽他們談論的內容是什麼,喝了一杯苦澀得難以下嚥的啤酒後,她決定離開。

夜和晨祐亞的房子大門深鎖,很安靜,靜到似乎沒人住在裡面……但她在夜晚看到了屋內亮起的燈光,知道了屋內有個同樣與她一般,無法入眠的人。

他……還好嗎?雖然她曾經想隱身進入看看,但想了想,或許這時候還是讓他先一個人靜一靜,過幾天再來看看吧……也或許過幾天後,他們就回來了。

第四天,門外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那聲音她有聽過,但想不起是誰。打開了門後,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修貝爾。

他說他想幫忙寫這趟深淵之行的紀錄,在回到聖天界的隔天,請示過夜後,就開始一一拜訪參與這場戰役的守護者們。他還說,守護者的記憶並沒有像人類想像中的那麼好,他們只會記得在意的事,也會下意識的去忘記痛苦不堪的事,所以書籍是他們的紀錄,記錄著他們的故事。

他們的故事……

第五天,眾民所矚目的暴風軍團回來了……浩浩蕩蕩出發的數十人,只回來了不到十個人,而這幾個人的其中之一,就是馬瑟亞德家族的長老,登吉斯‧馬瑟亞德。

他們所帶回來的訊息,震驚了整個天界。

泰爾拉斯的暴風軍團,原本也是經由接觸聖天界的奧德碎片到達深淵,但他們在第一天所發現的,不是生物,也不是龍族,而是在某塊陸地的地面上發現了很奇異的奧德凝聚力量,剖析過後,發現是空間傳送性質的力量。他們猜測利用這股力量,可以到達一個具有濃厚奧德之力的能量源頭。而他們的這個推論,是因為目前學者對於深淵為何擁有如此巨大的奧德能源,有一個說法是此空間中有某一處不斷地釋放出力量,才會造成深淵目前的現象。

那時暴風軍團的人振奮不已,認為他們就快要解開深淵的神秘面紗了,沒想到在興匆匆地傳送後,他們來到一個環境類似天界,但光線昏暗的地方。

那裡的生物很像是過去北方所存在的生物,卻又有一點不太相同,直到他們碰上同樣身為守護者,但外型不大相同的人時,他們才意會到,原來這裡是亞特雷亞崩壞前的北半部,如同他們南半部的存在,並未因永恆之塔的崩壞而被摧毀。

向這些居住在北半部的守護者說明後,那些人將他們帶往過去的十二主神之一,吉凱爾主神。

一開始,他們歡欣著除了原本天界的五位主神外,還有另外五位主神依然存活著的事情,但吉凱爾主神接下來所說的話,頓時讓他們的心落入寒冷的冰窖之中……

吉凱爾主神:「想在這裡活命就要效忠我。」

暴風軍團長泰爾拉斯:「吉凱爾主神,身為主神之一的您,我們當然是已最崇敬的心侍奉。」

吉凱爾主神:「呵呵,這樣嗎?那很好,我就出道題目來測試測試你們的心……詛咒你們的白傑爾主神如何?」

泰爾拉斯與其他團員震驚著吉凱爾主神所提出的要求,但完全不屈服於吉凱爾主神的威脅。

吉凱爾主神只是冷冷地微勾起嘴角,向魔族的守護者們下令攻擊他們,正式揭開了天族與魔族激烈的戰爭時期。

在這場戰役之中,因吉凱爾主神壓倒性的力量與眾多的魔族守護者,讓他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倒地,從奇斯克復活後,再繼續這場毫無勝算的戰鬥。戰鬥持續了兩天兩夜,他們被迫撤退到一處山角後,無處可逃,但就算感到維持生命的奧德之源逐漸從體內流失,他們還是選擇為了守護自己的信念而戰。隊友一個又一個消逝,不再從奇斯克復活,他們身陷於被屠殺的煉獄之中,好不容易逃脫出來,卻也只剩幾口氣……

第六天,那個人,就是她曾經熟悉的人,長老登吉斯,在今天因傷勢過重去世……馬瑟亞德家族的幾個重要人物,都在那場戰役中消逝,包含她所憎恨的那個人。

現在,她該憎恨還是悲傷?

茫然地看著湖面,黯淡的如同她的心情。

曾經她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給那些人看,然而那些人已經看不到了,再也看不到了……

如同她曾經想要永遠和曙光軍團的夥伴們在一起奮鬥,但現在已經分崩離析……

淚,冷冷地滑落臉頰。

淚?她抬手抹去臉頰上的淚水,發怔地看著被濕濡的手背。

活著,是為了什麼?

從來沒想過的問題,在她心中漲的發疼。

淚水不斷地掉落,如同心痛不斷地加深……

她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
發現這種像日記的寫作方式,讓我感到比較順手~~~~囧


651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嗚~~看ㄌ又難過ㄉ果凍...
  • 噗~~渺葉....好難過ㄉ感覺...
    我可以了解水曦ㄉ想法...哀~~
    加油囉~~
  • 謝謝Q_Q
    我會繼續加油!

    渺葉 於 2010/08/27 09:54 回覆

  • Penny
  • 嵐…QAQ
    聽說有個人會喪失記憶會來OAQ
    可是你也太狠了吧一個--!!Q口Q ((吶喊 ((踹

    這種風格的文也很好看唷 渺葉加油 離50剩下三章:))
  • Q口Q~~~~~

    謝謝Penny
    五十章....可能會多爆出一、二章也不一定囧

    渺葉 於 2010/08/27 10:00 回覆

  • 路人甲
  • 水曦應該要去夜的家裡好好撫慰他(?)啊怎麼沒去勒((遭打

    梅露卡跟克路爾德你們2個是跑去哪裡親熱啊((再遭打

    嵐~~~快點起來啊((不知要說啥所以說這個...
  • 真討厭,下一章被你說中了啦XDDDD

    渺葉 於 2010/08/27 10:11 回覆

  • yukizypher
  • 努力完…到頭來發現是夢一場…有時還蠻悲哀
    常會想為何當初要努力………囧!!
    看到這章讓我想起過去的無力感ORZ!!!
  • 是呀....都會覺得努力白費了....
    例如考試囧
    這世上很多事,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但不努力則沒機會得到收穫@.@

    渺葉 於 2010/08/27 1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