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飾華美的房間內,共有三男一女。一個男人坐在床沿,另外兩個男人則站在他面前的,而唯一的女人則縮在床的角落。

「啊哈哈哈哈哈!」晨祐亞捧著肚子,對著現在正坐在床沿,一臉臭臉的男人狂笑。

夜也噙著好玩的笑意看著他們。

「你們兩個可以滾了吧?」克路爾德臉擺著臭臉下達逐客令。

剛剛他被梅露卡踢下床所發出的聲響,讓屋外原本打算離開的兩個人以為有意外發生,緊張地直接闖入,然後自己最糗的一幕就這麼被他們給瞧光了。

「喂,你都還沒介紹你身後的那個美女給我們認識呢!怎麼可以叫我們離開?」晨祐亞對著梅露卡努努嘴,好奇是怎樣的女人可以這樣堂而皇之的入住克路爾德的家中。

「是舒雅所說的新進團員,梅露卡嗎?」夜馬上聯想到剛才順道去軍團招待所時,舒雅所說的話。

「嗯……」克路爾德朝夜點了點頭,臉色稍微緩和了些,但表情還是很僵硬。

「哇哇,真是見色忘友,不是說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嗎?人家才剛加入我們軍團,你就把她給抓來你房間……」晨祐亞嚷嚷著,卻被梅露卡打斷。

「我們才不是那種關係!」這個人怎麼越講越離譜!梅露卡氣嘟嘟地在心裡想著。雖然剛剛被克路爾德那樣對待,讓她又氣、又怒、又……害羞,但現在看到他被兩個突然闖入,據說同為軍團團員的朋友們嘲笑,她忍不住就是想為他辯護。「克路爾德只是幫我而已。」

「幫妳幫到被踢下床?」聽到這番袒護的話,讓晨祐亞忍不住開口逗她。

「好了,晨祐亞。」夜有些無奈地阻止兩人繼續鬥嘴。「呃,克路爾德,我們原本是想找你一起聚一聚、吃個晚餐的,不過看來你在忙……我們就不便打擾了。」他硬拉著還不太想離開的晨祐亞往門口走,對晨祐亞的掙扎視若無睹。

「嗯,抱歉了,改天我再回請你們。」克路爾德起身,將他們兩人送至門口。

「他們到底是誰呀?」待克路爾德回來房間後,梅露卡不禁好奇地問。

「剛剛那個講話很輕浮的,是晨祐亞。」當他說到輕浮兩個字時,梅露卡噗嗤噴笑。「他是我們軍團的副軍團長。」

「啥?那個笑得一臉白痴的人?副軍團長?是軍團裡,只小於軍團長一個職位的那個副軍團長?」梅露卡錯愕萬分,怎樣都不能把那吊兒啷噹的傢伙與副軍團長的職位連結在一起。

「沒錯。」他聽到梅露卡說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白痴?真是個好形容詞。「然後另一個男人,叫夜,本名是晨燁,但他習慣讓人叫他夜。」

「喔,怪人一個。」梅露卡總覺得剛剛那只會輕淺微笑地男人,看起來心機很重。

「夜……是我們軍團的軍團長。」他聳聳肩,對梅露卡的評語沒意見。

「啥啥!軍團長?你的軍團長,不就是我的軍團長?」她錯愕地失聲大叫。

「嗯嗯。」他點點頭。

「天呀……第一次與軍團長、副軍團長見面竟然是在這種奇怪的情況下……等等,該不會你也是軍團裡的高階幹部吧?不然兩個大人物怎麼會突然來你家。」

「這個麻,我只是小小的部隊長而已。」

「部隊長?」這職稱聽起來也很威,不過……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你們是小軍團咩,難怪隨便就可以遇到軍團長、副軍團長的。」這樣一想後,覺得軍團長、副軍團長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謝謝喔,我們目前是小軍團。」克路爾德皮肉不笑地咬牙說著。

「還有,你以後不可以再這樣對我了。」梅露卡捂住自己的唇辦,認真的警告他。

「嗯?怎麼樣對妳?」他看著她嬌羞的模樣,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原本因為自己出糗的模樣被那兩個死黨看到而心情低落的他,不知為何,心情突然又好了起來。

「就……就是……」她一時語塞,臉漲的紅通通。

「嗯?」他情不自禁地將臉越來越靠近她粉嫩的臉蛋,想起剛剛吻住她柔嫩唇辦時的美好滋味。

「就是……咦?你……」瞪著眼前越來越放大的俊臉,一股熟悉的顫慄感襲過全身。

克路爾德再次將唇附上梅露卡的唇辦,也很快地得到了梅露卡的回應──來不及反應的一聲軟弱嚶唔,與用盡全力的……一個大巴掌!





隔天,曙光軍團會議室中。

「歡迎我們的新團員,梅露卡!」夜在台上宣布完新成員的加入訊息,台下的團員馬上捧場地大力鼓掌。

「謝謝……」不太習慣這種被人熱烈歡迎的場面,梅露卡有些僵硬地微微笑著,如果是嫌惡的眼光,她還比較習慣。

雖然是僵硬的微笑,但效果一樣讓人驚豔。

「哇!是之前在酒吧的那個大美人耶!」

「咦?是嗎……喔喔,對耶,不過今天她穿著帥氣的鎧甲,一時還認不出來!」

「你們都見過她嗎啊?」

「對呀對呀,像這樣的大美人想忘都難……」

「唉,不過可惜被克路爾德大人……」

「你們在說什麼呀?說的這麼開心?」克路爾德默默地接近他們,露出「有膽再繼續說下去」的恐怖表情。

「沒……沒事!」他們馬上感到危險接近。

「哼,那就好。」克路爾德輕哼一聲。

就在這時候,有個觀察力敏銳的團員看到他的臉,有抹不太尋常的紅痕……那是……

「克路爾德部隊長,你的臉是被人甩巴掌嗎?」觀察力敏銳,不代表心思敏銳,這句話在他身上獲得了驗證,也讓他……得到了一個慘痛的教訓。

克路爾德朝著他輕笑了一聲,只不過這笑容含著讓人不寒而慄的陰沉,「你可以再說一遍嗎?你剛剛是說……?」

「呃,克路爾德部隊長,你的臉……嗯……臉……」終於察覺到克路爾德的陰沉臉色,他在心中喊了聲不妙。

但為時已晚。

「喲,克路爾德,你的臉是被你家的……呃,小貓咪抓花的嗎?」晨祐亞當然不放過損他的這個機會,馬上湊過來插話。

克路爾德忍著想往晨祐亞臉上揮過去的拳頭,咬牙說著:「你,明天就跟修貝爾去耶拉庫斯地下神殿探索。」他指著剛剛那位團員。

「啊?不……我不要呀……」他馬上抱頭痛哭,可憐兮兮地哀求著克路爾德。修貝爾是他們軍團出名的孤僻傢伙,跟修貝爾一起出團,他不是被悶死,就是會被修貝爾的冷眼凍死。

「放心啦,修貝爾會『很照顧』你的!」克路爾德別有深意地微笑,特別加重了「很照顧」這三個字。

「嗯,很照顧。」晨祐亞哈哈笑著,用這三個字來形容修貝爾真是天下最「不」恰當的形容詞了。

「我也可以去嗎?」梅露卡好奇地歪著頭,硬是插入他們之間的對話,完全忽略了他們對話的開端都是因為她的傑作──巴掌紅印。

「當然不行。」克路爾德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這個還沒足夠能力又不知死活的小妮子!




============================
唔,因為還沒決定接下來要做什麼
所以只好先憑直覺寫了>_<
果然腦袋不清的情況下,寫出來的文筆會很糟糕XDDD
修改完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哈哈哈 克路爾德被甩巴掌了=v=
    活該啦誰叫你這麼變態((遭打
    既然都做到這種地步的幹麻不繼續啊我還想看欸((再遭打
  • 怎麼覺得看到克路爾德被巴讓你很興奮呀XDD
    都被巴了,再繼續下去「下面」會遭殃的(誤
    哈哈

    渺葉 於 2010/08/29 20:17 回覆

  • 渺葉
  • 修改了一些字句的部份..........
    腦袋不清的時候,果然不適合寫作呀XDDDD
  • 路人甲
  • 晨佑亞是北七=v=
    夜會有心機ㄇ?? 好像有喔
    對了水曦在這邊好像也有出現ㄟ
    第一還第二篇的時候梅露卡有提到她
    記性真好啊我=v=
  • ......XDDDD
    是呀,不過是水曦小時候

    渺葉 於 2010/08/30 18:09 回覆

  • Penny
  • 哇 克路爾德也來這招 先X了再說!! ((兒童不宜 ((喂
    哈哈輕浮 我笑了=))
    心機很重 不愧是梅露卡 那個人心機真的很重 ((指 ((遭白K
    渺葉的火紅羽翼和晨曦曙光都要加油喔0ˇ0/
  • 唔,是呀,他真主動.....XD
    那兩兄弟就是那樣咩(遮臉
    謝謝Penny~~~~Q_Q!
    都會加油~~

    渺葉 於 2010/08/30 2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