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上攤開著一封已閱讀許多次的書信。

一名斯文俊秀的黑髮男子倚著窗台,眺望遠方。臉上無任何情緒起伏的痕跡,而深沉幽暗的黑瞳裡,也讓人完全讀不出他真實的心思。但些微緊繃的身子,悄悄透露出他那一絲緊張的情緒。

「夜,你還在等她們嗎?」剛踏入門口的俊美男子,一點也不意外看到這幅場景──畢竟已經持續了十年。

但與之前不同的是,前陣子水曦寄來一封信,說這幾日會回來。

夜的眼神從窗外移轉至俊美男子的臉。「我以為會最期待她們回來的人,是你,克路爾德。」

「不,只要知道那傢伙沒事,我就無所謂了。」克路爾德聳聳肩。「雖然他是我弟弟,但為了他這混蛋,我犧牲掉太多東西了……」他以充滿歉意的眼神看向夜。

「我們所遺失的,她們會找到的。」夜看向那封攤開在桌上的信。

十年……在她們出發那天後,已經快滿十年了……

十年前那天,水曦決定要獨自去尋找失蹤的團員們與克路爾德的弟弟。以她擔任殺星的資質而言,是相當適合這項任務的人選。

所以,他同意了。

而嵐突然自願加入尋人任務的這件事讓他很意外,畢竟對一個失去記憶的人來說,這項任務應該沒有什麼是能讓她想追尋的,應該也沒有理由讓她這麼堅持……但他還是尊重水曦的決定,最後還是讓嵐與她共同行動。希望身為弓星的她,也能發揮她的長處。

只是他對水曦提出了一個約定,那就是……

他看著窗外逐漸清晰的那幾道陌生卻又熟悉人影,勾起了唇角許久未有的弧度。

「她們回來了。」他們之間唯一的約定,十年之約……明天剛巧就要滿十年了……

「真的嗎?」克路爾德立刻衝向窗邊,剛剛一派輕鬆的模樣盡失。「水曦、嵐、還有那該死的傢伙……哈哈!真是……真是……」他抬手遮蓋住眼,試圖平撫自己現在激動亢奮的情緒。

──原來他真的沒自己所想像的這般灑脫。

過了許久後,他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從激動的情緒中鎮定下來。

「她們回來了,我們……」正想跟夜詢問他是否要一起下去迎接她們,卻發現他早已先他一步離開了。「哇靠,就這樣一聲不響的跑了,也不會跟我說一下!」嘴中嘟嚷著,但卻邁開步伐前往另一個房間。

如果沒告訴梅露卡,她可能會氣得翻桌吧?




許久未見到大家,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他們?

「水曦?」嵐疑惑地問著突然停下來的她。

「沒事。」水曦回過神,繼續踏步向前。

不論記得的人多少,只要他還記得就好……不知道他有沒有收到信?因為怕趕不及在約定的日期前到達,所以先寄了一封信,說明目前的情況

十年來他們一直沒有見面,雖然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仍有點寂寞……

不過這也是她繼續堅持的動力之一。

因為約定,因為想要見面,所以她不會像以往那般魯莽行事;因為信念,因為想再團聚,所以她不會放棄尋找大家。

「美麗的水曦小姐,您憂愁的臉龐,彷彿枯萎的紅花、凋零的花瓣,妳要不要……」與她們的男子,突然張口如吟詩般道述著自己的內心感受,但結局與往常相同……

水曦和嵐同時朝他的方向狠瞪了一眼,順利地讓他滿臉委屈的乖乖閉上嘴。

要不是看在他是克路爾德尋找已久的弟弟份上,她們就算是綁也要把他綁在魔界中。

──沒看過像他這樣不懂別人臉色的人。

假如看到一臉怒氣沖沖的人,他絕對會上前「慰問」他幾句。譬如:「你今天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病症發作呢?」、「你這樣糾結著眉毛,會帶雖的。」

假如看到一臉哀淒,盈淚滿眶的人,他還是會上前「慰問」。譬如:「沙子跑進眼裡了嗎?我幫你吹掉吧?」、「您的淚珠如同陽光下,鮮花上的朝露般閃耀動人……」

也因為他如此的個性,還真的惹出不少麻煩……

「呼……」水曦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還好今天就可以把這個麻煩交出去了……

「水曦。」突然響起的熟悉嗓音,輕輕地扣住她的心弦。

她轉頭望向前方,熟悉的場景未變,朝朝暮暮所思念的人在眼前……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就是在這裡──軍團招待所。

梅露卡介紹剛離開家族的她到曙光軍團,卻正巧碰到軍團的高層,更巧的是,她與他們的家族正好是死對頭。原以為她的家世背景與職業會被排斥,但沒想到得到的是歡迎與重視。

而這個男人,逐漸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圖爾辛的戰鬥,解救布鼓的行動,雙重身分的隱瞞,家族的悲傷,深淵的行動,夜晚的湖邊……還有……

「歡迎回來。」夜噙著一抹微笑,熾熱的眼眸直盯著她,透露出與冷靜的表情不符的期盼與激動。

她緩緩走向這個男人,仰頭看著他,微笑地輕啟朱唇:「我完成了我們十年的承諾囉。那,軍團還好嗎?」

「天界軍團勢力前三名而已,普普通通。」他聳聳肩膀,口吻裡似乎並非很滿意。

「都前三了,還不滿意嗎?」她無奈一笑。

她的家族,因為暴風軍團的那一役而沒落,失去了重量級的長老們的他們,就像盤散沙,胡亂衝撞,卻不得要領。而羅羅薩米隆家族也逐漸被新興的軍團所取代,雖然勢力依在,但已不如從前。

「沒有你們,當然不滿意。」心底的憂傷染上了他的眼底。

她抬起手,輕撫上他的臉,感受著許久未有的溫暖:「有收到我的信嗎?那個小快遞讓我不太放心。」

小快遞?夜笑了笑:「有,有收到。」

「水曦!」人未到,聲先到。

水曦看向後方,梅露卡和眾多的團員正從屋內跑出來。

熟悉與陌生的面孔上,皆是滿滿的歡欣。

心,悄悄地溫熱了起來。

「信中我忘了提一件事。」

「什麼事?」

「我找到晨祐亞了。」她笑看著夜吃驚的表情。「不過他死賴在魔界不肯回來,似乎有其他目的。」

「這小子……」他露出複雜的微笑,似又氣又無奈,但也放下了一顆擔憂的心。

「總有一天,我們全部的人都會回來的。」她漾著燦爛的笑容,有著無比的信心。

「是呀……」他輕輕將她擁入懷中。「謝謝妳們。」

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回到曙光軍團。

一起出任務,一起吃飯,一起開會,一起玩樂……

他們的曙光軍團。



(完)


================================
拖了好久........
竟然是卡在克路爾德弟弟的那一段@_@
還有要經過幾年也讓我苦惱了一陣子

最近很多時間都花在陪人身上
導致沒什麼進度......囧

看起來還有很多事沒交代,接下來是幾篇番外篇
青梅竹馬
菲伊娜
晨光漣漪

梅露卡&克路爾德的就留到火紅繼續寫吧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完結了~~~ 我不依啦~~~~~
    虧我還那麼期待水曦回來後會跟夜繼續.....((謎:他死了
    對了嵐的記憶有恢復嗎?

    話說克路爾德他弟弟這個無名小卒真的好欠打= =


  • 嵐在番外篇會講XD

    渺葉 於 2010/10/03 12:16 回覆

  • Pisces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差一點拿到頭香的說=3=
    快番外啊啊啊啊啊!!!!! ((炸
    話說克路爾德他弟弟也太欠揍了吧= = ((冒青經
    還有渺葉要加油唷! ︿ ︿
  • 最近遇到白目之人,所以也寫了白目之人Orz
    謝謝鼓勵Q_Q

    渺葉 於 2010/10/03 12:17 回覆

  • 終於看到結局的果凍..
  • 噗~~渺葉...加油加油...
    雖然結局很短..不過總算找到人了..
    不過..羅克咧?...哈~~
    加油囉..<拍背~~
  • 嗯~~~~
    寫的時候漫掙扎的
    羅克...我還在思考(歐

    渺葉 於 2010/10/03 12:19 回覆

  • 美狄亞
  • 我還是很想知道 找人的過程內~~~~
    在哪邊找到的?? 找人的過程中,一定還有許多故事~~~
  • 嗯嗯,沒錯
    其實在寫這篇的時候,心中的OS是
    到底要不要詳細的寫勒?
    寫了應該會在暴增20章以上吧(甩頭)

    渺葉 於 2010/10/03 12:20 回覆

  • 安諾拉
  • 恭喜完結喲^^~
    火紅請繼續加油....
  • 謝謝安諾拉XDDDD
    還順便提醒了我還有這一部,噗Q~Q

    渺葉 於 2010/10/03 12:21 回覆

  • sweetcake0901
  • 天阿,竟然結局了~
    渺葉大大,你進度好快阿。
  • 咦耶0.0"
    不知道是指劇情太快還是文章出太快
    如果是後者...這部拖很久拉 呵呵XD
    如果是前者...這個咩,我也這樣覺得囧rz

    渺葉 於 2010/10/10 20:38 回覆

  • 美狄亞
  • 多來幾個番外篇吧~~
    至少,"輕輕的"交待一下找人過程中的小插曲吧~~
    例如:水曦她們是怎麼遇到這個白目小弟弟的....例如:克路他弟在魔界是怎麼生活的,前面提到他這個性給他惹不少麻煩,對天族而言不算什麼,可是人在敵境,麻煩應該超級大條....還有晨佑亞,他又是遇到什麼才賴在魔族??

    最重要的火紅快點繼續吧~~(尖叫
  • 輕輕戳一下嗎XDDDD
    倒是漫有興趣寫他弟的

    最重要的是~~~啊!
    快出文章 囧

    渺葉 於 2010/10/11 21:01 回覆

  • 咖啡
  • 哈囉哈囉!!你好哇!
    我是新朋友~
    你的小說好看唷>w<
    要不要去出書阿A_A
    希望有其他更新的唷~~
    順便問一下大概多久更新一次勒?
    不過這個完結篇有點可惜說T^T
    都沒看到夜撲倒水曦 0///0
  • 感謝咖啡的留言QwQ
    還沒到可以出書的功力>///<
    大概多久更新一次.......
    現在是看心情捏(歐飛

    嗯嗯~~這篇完結了,讓我也有點淡淡的哀傷(啥...)

    渺葉 於 2010/12/13 1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