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被克路爾德駁回了參與探索的任務,雖然讓她氣得半死,但目前寄人籬下的狀態,也只能乖乖地服從他的安排。

因為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她一定要打敗他啊啊啊啊!



「喝呀!」女子的嬌喝聲在軍團訓練場中響起。

與梅露卡對戰的,是一名男性團員,職業是弓箭手。

只見她俐落地舉起盾牌擋下一箭又一箭犀利的攻擊,不只防守,她只要覷著機會也會積極出招。她靈活的身手讓對方感到心浮氣躁,不管從弓弦上發出幾箭,幾乎都被她的盾牌或鎧甲所擋下,而她不時揮來的一劍也讓他腳步踉蹌了一下,雖然未命中要害,但隨著時間而累積的傷口讓他節節敗退。

「好啦!我認輸了!」他無奈地投降,跟這種對手對打真的是吃力不討好。

「嘿嘿。」將劍收回,梅露卡得意地笑了幾聲,開心地朝克路爾德比了一個三的手勢。「怎樣,我總共擊敗三個人了,應該進步很多了吧?」

而他則是無奈地一笑,沒有說出口的事實是,那幾個人是他特別找了幾個實力比較差的團員來一起訓練場訓練的,不過梅露卡大獲全勝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或許,該給個獎賞?

畢竟現在他是號稱為她的主人……

「嗯嗯。」他點了點頭,表示讚賞她的表現。「那,爲了慶祝妳的全勝,妳有想要的東西嗎?」

「想要的東西?」梅露卡聞言愣了愣,開始認真地思考了起來。

完了!他竟然忘記這女人最會凹東西,尤其是有關金錢類的獎賞,看她以往斤斤計較的模樣,她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都怪她的笑容太燦爛,害他一時之間脫口而出……

算了。

想起她剛剛的笑容,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天呀,他肯定是病了!直覺地抬手撫摸額頭,想確認自己是不是燒壞腦袋了,不然怎麼會冒出這種怪異的結論。

「想要的東西呀……」沒注意到克路爾德怪異的舉動,她終於決定她要什麼獎勵了!「我決定好了,我想要好好的大吃一頓!」

「啥?」因為對這個回答太過震驚,他反而懷疑起這是否是他的幻聽。「我沒聽錯吧?妳只要我請妳吃一頓?」

「是呀,怎麼了?」克路爾德怪異的反應,讓她皺起了眉頭。「不對嗎?」

「不,也不是。只是我以為妳會想要其他的獎勵。」

「跟三個人打完肚子都快餓扁了,要犒賞自己當然是吃飽飽呀!我可不喜歡飢餓的感覺。」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那……跟我要求金錢不是更好?可以吃更多餐。」他仍是搞不太清楚她小腦袋瓜子裡的想法。

「喂!你當我是什麼人?乞討嗎?」聽到克路爾德這樣問,她感到很憤怒也很受傷,原來自己在他心中是這樣的人。

但是他覺得她是怎樣的人又關她什麼事了?她從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就算被當成一個骯髒的偷兒,她也不會像這樣難過,總覺得被誤會了些什麼……爲什麼呢?難道她在意他是如何看她的?

「對不起。」看出她受傷的神情,也覺得自己太過分了。「那,想去哪吃?我請客。」只好匆匆地轉移話題。

「哼。」輕哼一聲,斜眼看著他一臉尷尬的模樣。

「別生氣了,是我不對。」他無奈地再道歉一次。

梅露卡看了他許久,在猶豫是否要這樣輕易饒過他時,肚子很不爭氣地叫了一聲。

「噗嗤。」克路爾德忍不住噴笑一聲,但看到梅露卡的臉色後,乖乖地收斂起笑意,一臉嚴肅地假裝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

梅露卡紅著臉瞪他,說:「以前呀,因為太貧窮,餓肚子是常有的事,所以有東西吃就是幸福了……好啦,快點吃飯,我肚子好餓!」

這下反而變成她在催促他了。克路爾德笑著搖搖頭:「好,妳想去哪吃呢?」

「嘿嘿。」梅露卡突然露出詭異的微笑,讓他心中不禁毛了起來。

一股不祥的預感頓時襲上心頭。




果然。

無言地看著價目表,那股不祥的預感立刻被映證了。

「妳……爲什麼會選這家?」

「好奇呀,已前一直很好奇,明明是食物,但爲什麼價錢會差這麼多呢?」笑得一臉燦爛的梅露卡,正開心地向服務生點著一道又一道的菜色,一點也不考慮吃不吃的完的問題。

繼續無言地看著價目表,耳邊聽著梅露卡不斷響起的清脆的嗓音,討價還價地向服務生要求要送些額外的小菜,而他心裡也不禁升起與梅露卡同樣的疑問……

爲什麼同樣是食物,這裡賣的就特別貴!

「好的,請稍等,馬上為您送菜。」服務生恭敬地收起價目表,細心地請另一位服務生添加杯水後離去。

「呼……」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氣。「這家店什麼時候開的?我在聖天界這麼久了,都沒看過。」

「可能是經過沒注意吧。」梅露卡隨手摘下在花瓶中美麗綻放著的玫瑰花,沿著花瓣邊緣輕撫著。「肚子餓的時候,連花花草草都可以拿來吃呢。」她將一片花瓣含入口中,原本這應該是顯現出貪吃的樣貌,但由她做起來,就是特別美艷特別,彷彿吃花瓣是件天經地義的事。

「好吃嗎?」不否認自己看了她的動作後,有些心動的想嘗試看看。

「當然不好吃。」她瞪了他一眼。「在真的沒東西吃的時候,這種東西只能暫時拿來止飢,難吃又沒營養。」

他伸長手,拍拍她的頭頂,眼底有著一絲憐惜。「當上守護者後,其實不用擔心沒有食物。」

「怎麼說?會有人自動奉獻上來嗎?」一想到食物自動送上門……啊,或許還有貢品的光景,讓梅露卡不禁心花怒放,眉開眼笑。

「不,是沒必要吃食物。」

「沒必要?」一聽到不是有自動的貢品上門,她立刻垂下了嘴角。

「身為守護者,依靠的能源來源都是奧德能量,如果覺得疲累,只要稍作休息就可以恢復元氣了。」明白她剛成為守護者不久,他耐心地解釋著。

「那不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

「食物還是有用處的。對守護者而言,越美味的料理,越能增加一些額外的能力,如同身上的裝備,可以增加能力。有研究指出,當守護者感到幸福或滿足時,容易激發出他們的潛在力量。」

「這樣呀……」她支手撐頰凝視著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話:「那……如果我說我烹調食物給你吃,你會覺得美味嗎?」

「妳會烹飪?」他詫異地回問。

「當然,隨便將肉灑上一點鹽,在烤一烤後,就是一道菜了呀。」一臉有何難的表情。「下次做給你吃吃看!」

克路爾德再度無言。

只是這次是因為她這番天真的話語。

或許他可以當做一個測試,測試吃到難吃的料理後會不會銳減能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美狄亞
  • 頭~~香.....
  • 沙發 (坐

    渺葉 於 2010/10/17 18:44 回覆

  • 路人甲
  • 沒搶到頭香~~~

    我還以為梅露卡會叫克路爾德親她一下勒((遭砍
    為啥克路爾得不直接這樣對梅露卡說 :『為了獎勵妳所以我送妳一個吻。』
    然後再直接親下去不要等她回答
    雖然可能又會被賞巴掌就是了=v=

  • 如果克路爾德真的這樣做
    那真的很像變態捏XDDD

    渺葉 於 2010/10/17 23:44 回覆

  • 安柏
  • 噗.....
    可憐的克露爾德...
    我跟說她倆是笨蛋嗎...
  • 啊 真是一針見血XDDD

    渺葉 於 2010/10/17 23: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