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想去深淵?」水曦有些愣怔地重複夜的話。

望著廣闊無邊際的天空,悠悠遠遠的光芒微微閃爍,微風輕輕飄動髮絲。

如同她的心緒。

原以為平靜沉穩如大海,卻因著這次的事,像不時閃耀的蠢蠢欲動……

「復仇?」夜凝視了她的神情一會,若有所思地迸出這兩個字。

她回頭瞪了他一眼,有些心事被看穿的狼狽。

「咕嚕嚕?」小嚕不解地看著兩人。

「你……復仇……」她拍拍小嚕的頭,抿緊了下嘴唇,原本想否認的,但念頭一轉,她本來就是如此想,夜不過是說出來而已。「……是的,對,就是復仇。」

「這樣呀……」他沒多說什麼,只是輕描淡寫地回了三個字。「那我也跟妳說我的目的如何?」

「目的?」水曦這倒是好奇地挑了眉,問說:「你對去深淵這件事,也會有什麼目的?」

「很簡單,但也很難開口。」他笑了笑。「我說過了,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因為有個目的。」

「嗯?說?不說?」她再度挑眉,有種不說你就走著瞧的氣勢。

夜收起笑容,緩緩說:「克路爾德,為了失蹤已久的弟弟,不畏懼未知的深淵空間,勇敢追尋進入的機會,然而我們組團的決定,卻讓他踟躕不已;梅露卡,我們曙光軍團第一好戰的女守護星,每次的軍團總少不了她……只不過這次她多了一個出征的理由,克路爾德。」

「嵐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想讓大家再視她為包袱,所以不顧羅克的阻止,堅持要參加這次的深淵行動;而羅克為了嵐,也為了一個身為守護星的理念,他選擇與大家一起邁向深淵,扛起那一面守護的盾牌。」

「晨祐亞……」夜低頭閉了下眼睛,當慢慢睜後,眼底是些許的掙扎:「他與我們的目的都不同……他一直在尋找一個方法……」

「一直尋找一個方法?」水曦順話尾接著問。

「嗯,尋找……尋找讓自己死去的方法……」當他說到死這個字時,眼底不禁晦暗了下。

「死?」水曦愣了愣,很是意外……應該說是吃驚這個答案。晨祐亞給她的印象,一直是活潑樂天喜愛歡笑的男孩,就算知道了他的過往,也不覺得他會有如此悲觀的想法。

「很多原因……外界給他的壓力,他對自己的壓力,與對曾經愛戀的心碎……我想最後的那一個原因,是最重的一擊。」

「剛建立軍團時,她是晨祐亞的心靈支柱。」夜用手掌抹了下臉,頂了頂眉心,想藉此沖淡一些因回憶而起的悲傷。「突然失去支柱是很空無、痛苦的,也很遺憾我無法成為他心底的那根支柱。」

「為……」正當水曦想繼續追問時,夜的食指輕點向她的唇瓣。

他搖搖頭。「因為我們是兄弟,一直被外界比較的兄弟。」

她恍然大悟。因為兄弟兩人為不同父母所生,卻同樣從羅羅薩米隆脫離,自建軍團。兩人的功績一定會被拿來比較……晨祐亞自然不會把心底的壓力完全寄託在哥哥身上。

「妳呢?」夜一轉話題,抽回剛剛輕朱唇的食指轉放置自己的唇上。「復仇?」

水曦兩頰躁紅地瞪著他不正經的行徑,心上不禁又升起一陣煩悶。搞不懂為何自己總是無法對他這些無理的舉動發脾氣,只能像現在這樣又羞又氣憤。

「咕嚕!」彷彿感受到主人的怒氣,小嚕對著夜不悅地小聲咆嘯。

夜聳聳肩。「只要牽扯到馬瑟亞德家族,妳的表情就會不太對勁。」

「呀……」她沉默了一下。「或許吧……不得不承認他們的事,對我的影響力還是漫大的。會參加這次的深淵行動,也是很幼稚的想比他們搶先一步奪得功勞。」

「你呢?該輪到你了吧?」她把話拉回夜的身上,她也真的漫好奇他的目的是什麼。

「我呀?」夜又輕笑了幾聲。「很無聊的理由……就是……」

「嗯?」

「就是名聲與金錢。」

「啊?」水曦有些傻眼,等了這麼久,竟然等到這個有點敷衍的回答。「你認真的?」她微瞇起細眸,語帶不善地問。

「當然。」夜點點頭,一臉認真的說。

「騙……咦咦!」

水曦原本坐的舒舒服服的奧德水晶體突然發出破碎的聲響,接著她就以自由落體的速度往地面掉落。

「咕嚕嚕~~」小嚕也緊張地拉住她的衣領,深怕被甩飛。

「呀啊啊!」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她一時之間只會尖叫,完全忘了翅膀這一回事。

誰……誰可以來幫她?

在害怕中突然生起一股落寞。

她想到獨自闖入圖爾辛基地時,那種孤單與不安……被敵人追殺時,那種咬牙硬撐的絕望……沒有人……沒有人幫她……

「小心呀!」

一雙熟悉卻又陌生的手環住了她的身體,輕緩地止住了她墜落的速度。

她抬起頭,看向這個人。沉穩的眼底中,有著一絲擔心與責備,如同他的手,溫柔卻又僵硬。

「沒事吧?」夜皺起眉頭,對水曦不發一言,只是傻愣愣的直盯著他的模樣,感到相當納悶……這不像她。

她回過神,沒有掙脫夜輕柔的懷抱,只是慢慢開口:「你……那天從圖爾辛手中救出我的是你吧?」

「對呀,妳現在才知道喲?」夜無奈地撇了撇嘴,以為她早就知道,沒想到竟然現在才想起來。

「嗯。」水曦輕輕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眼看周圍的景物逐漸靠近地面,夜開口問:「好了,快到地面了,別怕。」他以為水曦靜默的原因,是因為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中恢復。

「嗯。」等到他們降落到地面後,她將雙手環上夜的頸,嘴靠再他耳邊輕道:「謝謝。」

然後立刻跳下他的懷裡,朝著家的方向快步離去。

「咕嚕?」小嚕納悶的低叫從遠方低低的傳入夜的耳中。

其實他也跟小嚕一樣納悶,但有更多的傻愣,或許應該說是被嚇到。

「水曦是怎麼了?」

凝視著她遠遠的背影,徒留下夜的百思不解。






==================
發現這一個月都沒寫文章~~~~趕緊來補發了呀>_<~~~
不過還來不及寫完整,晚點再繼續補齊...(茶
劇情越來越接近悲傷的地方了....囧rz

~補完拉@ˇ@~

不知不覺又快要進入40章了=皿=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渺葉 的頭像
渺葉

悠悠入睡

渺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安諾拉
  • 挖呀...摔下去了..
  • XDDD

    摔的好(誤

    渺葉 於 2010/06/05 23:24 回覆

  • Penny
  • 等了好久的棒文終於出了♥
    夜快英雄救美吧~當個偽碓冰~((笑

    p.s.碓冰拓海,學生會長是女僕,男主角
  • 謝謝Penny ~ Q~Q

    學生會長是女僕 好像漫有名的
    改天來去看看>///<

    渺葉 於 2010/06/05 23:25 回覆

  • 路人甲
  • 好久沒來了
    終於出新文了
    水曦掉下去了
    夜快點來英熊救美ㄅ
  • 謝謝再來光顧>_<~
    呵呵,有有,救起來了XDD

    渺葉 於 2010/06/05 23:26 回覆

  • 美狄亞
  • 有一個錯別字喔~~
    嵐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 不想讓大家再"示"她為包袱.....應該是"視"吧??
  • 嗯嗯@ˇ@~~
    感謝幫抓錯字和留言捏>///<

    渺葉 於 2010/06/06 20:32 回覆

  • 美狄亞
  • 對了~火紅羽翼有下文嗎?有點期待呢~~
  • 如果晨曦完結了,就也會把她努力完結...囧rz

    渺葉 於 2010/06/06 20:33 回覆